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圓

*藺蘇+飛流XD

*祝梅梅生日快樂!

*留言我晚點一起回(跪


********************************************

傍晚時分,飛流坐在床邊滾著豫津帶給他的小球。

以皮革包覆,內容似乎填充著穀物。

 

「飛流,看你不太會打馬球就玩這個吧,叫做蹴鞠,就是個踢球的遊戲,能多人一起也可以一個人踢著玩,下一次有空我再來找你玩。」

豫津特地送了球來後就離開了,似乎是有事剛好經過。

「飛流你下次要好好謝謝豫津哥哥,他送了很多東西給你對吧。」

長蘇輕笑,覺得豫津肯定是因為獨生子當久了,一直很想要有個弟弟吧?

飛流握著球緩緩地點著頭,跟著長蘇進門後很快就玩了起來。

飛流上手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兒就能在腳上顛著球。

 

長蘇見飛流玩得開心變回房喝藥午睡了。

飛流發現長蘇睡了便停下玩球。

豫津送的球上縫著兩顆小鈴鐺,顛著球時會發出聲音,所以飛流改坐在長蘇床邊,緩緩地滾著球玩。

 

***

長蘇醒來時,飛流趴在地上以手指來回撥動著球,有時身體不自覺弓起,像是一隻大型的貓。

睡時傍晚,醒來已經入夜了。

長蘇看著外頭的月光特別皎潔,果然是滿月。

「飛流,藺晨哥哥呢?」

長蘇踱步到廊邊坐下,今日的天有一點雲,在沒有光照的地方略偏紫紅,而月光照射的地方則以銀白色呈現,雲層不厚,後頭的深藍也就隔著一層白而成了天藍。

「採藥,還沒回來。」

飛流方才已經被吉嬸交代叫大家去吃晚膳,唯獨藺晨沒看到,吉嬸便說藺公子出門採藥去了。

至於長蘇的飯菜則是飛流見長蘇醒了才去廚房拿。

現在已經放在桌上,正飄著白煙與香氣。

「蘇哥哥吃飯!」

似乎是等著和長蘇一塊吃,飛流已經端起碗筷,就等長蘇過來。

長蘇不捨地看著滿月,飛流察覺,馬上連同小桌子一起搬到廊邊。

「吃飯!」他遞過白飯。

「好,飛流真乖。」

這樣的月亮再過半個時辰可能就會不見,他想多看一會兒。

 

***

飛流注意到吃完飯後,長蘇仍看著月亮。

在將空碗盤收好後,他又拿出豫津給他的小球,本想獻寶似的給長蘇看,他可以在腳上顛很久都不會掉。

但長蘇只是望著滿月,時而輕笑。

 

「飛流,你不覺得這滿月很像你藺晨哥哥嗎?」

將飛流招到身邊,他知道飛流輕拋著球玩,因為鈴鐺聲響。

「哪裡?」

飛流朝長蘇不解地眨眨眼,在他眼中,這滿月就是又圓又亮而已。

「滿月就像是那張大臉,周圍照亮成天青色的雲是你藺晨哥哥的衣裳,滿天的夜色則像一洩而下的髮。」

長蘇接過飛流遞來的球也在空中拋阿拋的,小鈴鐺叮鈴叮鈴的好聽。

「像!圓!」

聽完長蘇的解釋後,飛流盯著滿月看一陣子,才終於將雲和月的畫面與藺晨做了連結。

「你們在說什麼像不像圓不圓的?」

不是從正門近來而是翻牆進來的藺晨放下身後的竹簍就是朝廚房大喊。

「吉嬸!幫我煮一碗粉子蛋!」

長蘇笑了下便將球往藺晨的臉丟過去。

幸好藺晨反應快的拉過竹簍,讓球直進竹簍內。

「我才剛回來就準備弒夫!也不看看我是為了誰去採草藥。」

拿出球稍微翻看了下便將球丟給飛流,接到球的飛流像藺晨吐了大大的舌頭。

「圓!」

便飛到屋頂是去顛球玩了。

 

「你們究竟在說什麼圓不圓像不像的?」

藺晨一頭霧水,看著長蘇掩嘴輕笑。

便將身子移進,一頭倒在長蘇的大腿上。

「算了,你們開心就好。」

長蘇小聲地說了聲粗俗,但並沒有推開藺晨,而是任由他躺著。

他替藺晨整理著髮,不讓藺晨的髮壓著會不小心拉扯到。

這反而像是自己所形容的月色。

一想到著便不禁笑出來。

而抬頭一看,月亮的位置改變了,雲也被風吹散,看不出方才所形容的模樣。

這樣也不好跟藺晨解釋。

 

***

「在笑什麼?」藺晨伸手撫上長蘇的臉,動作輕柔的彷彿一用力長蘇就會破碎。

「在笑月亮今日真圓。」和你一樣。

長蘇低下頭和藺晨對話,由於剛睡醒而沒有冠起的髮因動作而洩下。

搔著藺晨的臉讓他不禁癢得發笑。

因笑而瞇起的眼更看清此時長蘇的表情。

才想說些什麼就驚覺長蘇的表情驟近,而唇上傳來柔軟的觸感。

 

「怎麼今天那麼主動?」

藺晨看著長蘇自己吻完人又害羞的撇過頭,不禁笑得合不攏嘴,爬起身將長蘇的頭轉回,好好的讓他看著自己。

 

「偶爾也會想嚐嚐月亮的味道。」

長蘇讓藺晨從身後抱住自己,繼續看著夜空的滿月。

藺晨仍是一頭霧水。

但很快地便將疑問拋諸腦後,將下巴靠在長蘇的肩上。

「今天月亮真的很圓。」

「對阿,和你一樣。」長蘇輕笑著,後面那句有些呢喃的帶過。

藺晨沒有在意,只是感受對方輕笑時的震動,調整著位子蹭了蹭。

除了長蘇的笑聲外,他也聽見了細碎的鈴鐺聲。

接著長蘇的懷中就多了一個飛流。

「一起!」飛流不滿自己被排除在外,在長蘇懷中也窩了個好位置。

倆人相視而笑。

這下剛好了,共賞一輪明月。


「好,一起。」


评论(3)
热度(25)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