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紙鳶

*白菜生日快樂!

*其實我不清楚古代紙鳶的製作方式XD
我是以我小時候爺爺做風箏給我的方法下去寫的wwwwww

*************************


午睡方醒,他就看見藺晨坐在廊邊,飛流則在他面前一臉期待的看著。

通常飛流會待在藺晨身旁,要不是熬藥,就是有東西吃。

再來──就是玩具。

 

「還以為你在做什麼,原來是紙鳶。」

長蘇也沒刻意放低音量,不過是緩緩的踱過去,這突然發聲可讓藺晨嚇了一跳。

手中的小刀險飛出去。

「長蘇,醒了就別嚇人,拿著刀可危險了,不小心飛出去傷到飛流怎麼辦。」

藺晨刻意看向飛流,想得到對方認同。

可只得到飛流的白眼,想是在說『我早就知道蘇哥哥來了』一樣。

 

藺晨聳聳肩,早就知道這兩個沒良心會這樣聯合對付他了。

拿穩刀子便繼續削著手上的竹條。

 

「怎麼突然要做紙鳶?」

長蘇靠在藺晨身旁,沒像飛流一樣看著刀鋒與竹條,而是望向藺晨的臉。

這人認真起來,便是著迷似的好看。

「最近風大了許多,想著玩紙鳶不錯便興起做一個給飛流的念頭。」

藺晨削好一條,想拿起另一較粗的竹條時發覺自己一動,重心完全放在自己身上的長蘇也會整個倒下來,便示意飛流遞給他。

「況且自己做也能讓飛流自己畫。」

飛流一聽見自己能畫便開心地拍手,讓長蘇不自覺笑了開。

「逗小孩你倒是拿手,連紙鳶都會做。」

 

長蘇起身替藺晨將肩前的髮全攬到肩後,讓頭髮不會干擾到他做事。

 

他聽見藺晨小聲地道謝。

「討好美人的活學會做多少都不夠阿,好了。」

藺晨讓飛流先拿過薄絹去畫圖,自己則拿起細竹條牽起長蘇進房。

「拿蠟燭燒彎對吧。」

長蘇從藺晨手中拿過一竹條,在一旁的竹台上自己就先燒起來。

「我們長蘇真行阿,不愧是做過燈籠的一雙巧手,很厲害。」

藺晨的竹條已經燒好了,看著長蘇一臉自信的遞還給他,不自覺想笑。

「不要恭維我了,你待會打算用什麼絲線?」

 

外頭的天氣不錯,雲多日少風大,真的挺適合放紙鳶。

藺晨趁著飛流還沒回來,放下手邊的竹條將長蘇攬入懷中。

「太突然要做了,只請吉嬸拿了一卷縫衣線給我。給小孩玩,又不是要比賽。」

他將下巴靠在長蘇肩上。

雖說風大紙鳶飛得起來沒錯,可也代表夏季即將過去。

入秋後會漸漸轉涼,長蘇的身體得越發注意與調理。

他手看似握住長蘇雙手,實則卻是放在脈上聽診著。

 

長蘇知道,也就沒多說什麼,只是覺得真的辛苦藺晨了。

偏偏這人又不准他說一句謝字。

 

「入秋後就由不得你像以前那樣亂來了。」

藺晨想了很多,決定還是說出來的好,畢竟他倆雖有許多不必明講卻明白的事,

卻是要講出來,才會更放在心上。

「我整個人都交給你了,你不亂來,我就不亂來。」

長蘇知道藺晨把好脈了,便是將手拉下,緊緊攥在手中。

「說的我像禽獸一樣。」

藺晨不禁發笑,往長蘇臉上就是大大一吻。

長蘇笑著離開藺晨懷中,拉著對方的手目光在藺晨身上細看了一陣子。

最後慎重的說了句。

「在我看來你就是隻白滾滾的──鴿子。」

 

 

「鴿子!做鴿子!」

就在藺晨打算要反擊時,飛流拿著十分七彩的薄絹跑進房。

似乎是聽見長蘇說鴿子,便開心地以為藺晨打算將紙鳶做成鴿子的形狀。

「那就做鴿子吧。」

藺晨沒好氣地瞪了下在偷笑的長蘇,開始進行些下來的製作。

 

***

藺晨讓長蘇先帶飛流帶另一邊玩,自己則開始將薄絹裁成鴿子的形狀。

過程中,有許多鴿子飛到一旁的枝頭看著,歪頭模樣什麼像是疑惑藺晨的動作。

 

「飛流有玩過紙鳶嗎?」

長蘇看著飛流拿著木雕人偶玩,木雕人偶在飛流的操控下在空中飛著。

飛流會發出一些『咻─咻─』的聲音,配合人偶下衝的速度。

「沒有。」飛流搖著頭,接著長蘇示意飛流轉頭看一下藺晨。

一身白衣的藺晨正做著鴿子狀的紙鳶。

「看起來像不像一隻大鴿子做著一隻中鴿子,然後一群小鴿子正在看著。」

飛流笑了開,不停地點著頭。

「鴿子飛天,就是紙鳶了。」

「他也會嗎?」飛流指了指藺晨。

長蘇不禁大笑。

「會喔!」

 

「後面兩個,我聽見了!」藺晨放聲大喊。

當然,是引來更多笑聲。

 

***

看似一陣波折後,藺晨終於做好了。

迫不及待的帶著長蘇和飛流就到外頭準備放紙鳶。

 

他讓長蘇抓著紙鳶,繩索則交給飛流,自己探著風。

在最好的時機讓飛流跑,讓長蘇放。

接著,紙鳶成功的飛了起來。

 

「你剛才和飛流在說什麼?」

藺晨趁飛流的注意力都放在控制紙鳶時靠近長蘇。

「你不是說你聽到了嗎?」長蘇想起方才的談話,便止不住笑意。

藺晨替長蘇拉好大衣,這風涼爽卻有些微寒意。

「我只聽見最後一句。」

長蘇沒有回答他,只是指了指紙鳶。

「你剛才有看見飛流畫什麼嗎?」

「……我們?」其實他只有看見一坨一坨的顏色和疑似人的物體。

但長蘇會這樣說肯定不是一般的人。

對於藺晨沒認出飛流畫的,長蘇捏了藺晨手臂作為懲罰。

在對方喊痛後發出輕笑。

 

「飛走了!」

藺晨才想到回嘴的話,飛流的聲音就傳來。

他倆趕緊看向飛流的方向!

發現紙鳶的繩子斷了,而紙鳶隨風飛得有點遠。

 

「今日風較強,縫衣繩還是太細了。」

飛流跑到長蘇身後,很怕藺晨會因為紙鳶飛走而罵他。

畢竟做了一段時間。

 

長蘇拉過飛流的手,輕拍讓他不要怕。

「飛流乖,鴿子只是飛走而已。」

藺晨一聽哭笑不得的點著頭。

「下次藺晨哥哥拿堅固一點的線再做一個給你,就不要再做鴿子了,我們做獵鷹如何?」

藺晨拍拍飛流臉蛋,試著安撫飛流的心情。

雖然長蘇一句話就安撫得差不多了。

 

本以為飛流會點頭說好,但飛流只是歪著頭思考了一番。

接著露出大大的笑容。

 

「鴿子最好。」


评论(2)
热度(22)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