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秋心 【藺蘇】

*祝兔子和阿雪生日快樂!

***********

入秋後,太陽升起的時間不似夏日那樣的早。

但習慣夏日日出時間點起床的飛流,還時維持原先的起床時間。

他有些疑惑的看著才微亮的天,拂過他皮膚的風有些涼。

有些無聊的他決定爬上樹,看著太陽緩緩升起。

 

「濕的?」才碰上樹幹,他邊疑惑地看向自己的手掌,在看向天空和地面。

「沒下雨。」聳聳肩,他繼續往上爬,選了一根不錯坐的樹枝才停下來。

同時飛流也發現樹葉上頭有著一些水珠。

可能真的有下雨?

 

***

在完全天亮後,飛流才去廚房向吉嬸討東西吃,順道將早膳端去給長蘇。

喝著清粥咬饅頭,藺晨才想揉著飛流的頭稱讚,飛流就躲到長蘇身後了。

藺晨像長蘇投以無辜的神情,長蘇剝過半顆饅頭遞給飛流。

「你藺晨哥哥沒有要欺負你,是稱讚喔,蘇哥哥不也常會摸飛流的頭嗎。」

飛流將饅頭塞入口中才發現要反駁,急忙嚼了幾下就吞下,差點噎到的模樣讓藺晨長蘇都倒抽一口氣。

「吃完再說,不急。」順著飛流的背,長蘇見飛流確實吞下才安心地笑。

「他,大力!」飛流指著藺晨說,顯然是在抗議他不是討厭被摸頭,而是藺晨每每都過度用力。

「自作自受。」長蘇喝了幾口粥,決定不再幫藺晨護航了。

 

藺晨只好摸摸鼻子,趕緊轉移話題。

「外頭天色看起來不錯,待會出去走走吧。」

「下雨。」聽見藺晨說天氣好,飛流馬上冒出這句。

這讓兩人都疑惑地向外探頭。

「早上,樹有水。」見兩人疑惑,飛流多說了些。

「早上嗎,飛流,那不是下雨,是露水。」

馬上了解飛流指得是什麼,長蘇向飛流解釋,藺晨則是偷笑著孩子的天真。

 

「秋天真的到了。」

 

 

***

「秋天會影響肺,所以易咳、疲累,欲養好肺可以多吃白色的食物。」

語畢藺晨便離開房間,放著一頭霧水的兩人,藉著拿著一竹籃走了回來。

「山藥、茯苓、百合、杏仁、水梨,白色的食物。」

藺晨從籃中拿出後一字排開,飛流看著口水都快滴下來了。

「季節對應五臟和顏色,秋季就是白色和肺,小飛流,最近早晚偏涼,起床別忘了多穿件衣裳。」

拾起水梨往前一丟,飛流馬上伸手接住。

 

「還真有大夫樣阿。」

長蘇看著剛才的經過,從藺晨認真講解到飛流接住水梨的一切,不禁笑了出來。

努力不讓自己笑得太過,憋的肩膀一抖一抖的。

 

藺晨瞥了一眼憋笑的長蘇,他招來飛流,讓飛流將食材拿回廚房,並讓吉嬸煮個百合釀給他喝。

將飛流支開後,他靠向長蘇,一個伸手就將人擁入懷中。

兩人的臉靠得十分相近,鼻尖都快貼到一起。

 

不過其實這是藺晨刻意將鼻尖貼上的。

 

「剛才說你大夫,現在就登徒子了。」

仍是笑著,嘴上不饒人卻也沒將藺晨推開。

「剛才說到季節對應五臟及顏色,這五臟又對應五官,肺所對應的便是鼻。」

擺動著頭,藺晨蹭著對方的鼻尖,感受長蘇一波一波呼出的溫熱。

「還是熱的,很好。」

藺晨滿意的在對方臉上快速吻下後,埋入對方頸項。

「不是熱的是冷的嗎?」長蘇用手輕撫著藺晨的長髮,他知道對方是變相的在告訴自己要好好照顧自己身體。

「肺冷氣就冷,長蘇,要聽大夫的話。」

藺晨抬起頭,重新看向長蘇,扶著對方的頭左看右看。

接著兩手撫上長蘇的手,就在長蘇以為藺晨要把脈時,卻發現藺晨將指尖穿過他指縫,使十指緊緊相扣。

 

 

***

「藺大夫,五臟對應五官,那你可以講清楚一些嗎?」

長蘇咧著一個大大的笑容,其實他都知道,卻故意發問。

藺晨挑眉看著對方那惡作劇般的笑容,思索一下長蘇的想法,

最後不過聳聳肩的開始解說。

 

「鼻對肺、眼對肝、耳對腎、口唇對脾。」

藺晨笑著吻上,兩人的舌在口腔中交纏。

 

「舌對心。」

 

 

──長蘇,你的心呢。

──交給你了。

 

评论
热度(14)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