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復燃 【藺蘇】

*十元生日快樂!

*******************************************

即便是細雨,下久了也會在低漥處形成一攤水窪。

接著在水漥上頭留下一圈圈的漣漪。

小小的,確實一圈圈的盪出,將映在上頭的景色盪出不同的模樣。

 

他坐得邊緣,將腳伸出擺盪,不在意細雨逐漸濕了襪套。

不同水漥上的漣漪,細雨在襪套上渲出一個又一個的深色點。

夏日的午後的陣雨無風,秋日午後的小雨倒是會伴隨涼風。

「有點冷了。」

長蘇知道現在的行為被看到肯定被罵一頓。

識趣地在無人看到前回到床邊,火爐秋分就被拿了出來。

今是寒露,這寒露;露氣寒冷,將凝結也。

去年冬天的狐裘肯定又給拿出來了。

 

思緒飄的遠,手離著火爐近也沒注意。

「那一雙漂亮的手,燒壞了可不好。」

藺晨一進來就看見長蘇的手簡直要埋進炭火裡了,嚇得他趕緊跑去抓住。

沒有放開,只是憐惜的摸著。

「你真是一點都不能讓人省心,襪套脫了,換雙。」

「咦?」回過神才瞧見藺晨抓著他的手,還被點出襪套濕了。

「你身體要是不冷也不會來烤,火爐拿出時還嚷嚷霜降再拿出也不遲,肯定是坐在廊邊吹風,身體沒濕,那就是襪套濕了。」

藺晨一臉我怎麼不會知道你在想什麼的臉,讓長蘇不禁笑了出來。

「笑什麼,還要我幫你脫嗎?我是挺樂意的。」

「你手還抓著呢。」

藺晨這才放開手,聳著肩看著長蘇脫去襪套,露出一雙白皙美足。

「噯,就算淋些小雨也太冷了。」

一開始只想吃點豆腐,沒想到還真讓他摸到足寒。

 

藺晨坐到長蘇身旁就將雙腿放到自己腿上,力道適當的開始搓暖。

「藺晨,讓黎綱端熱水來就好了,不用勞煩你。」

本還想笑話對方是登徒子,卻看見藺晨眼裡滿是認著的在替自己搓暖,

手指靈巧的在小腿腹、腳底輕按,很舒服卻也讓他不禁害臊起來。

窘迫的說出替代方法就想將腳收回。

「泡腳是一定,今日寒露了吧,我會多放些藥草…不,今天就泡個藥浴吧。」

藺晨頭也沒抬專心的按著,但嘴裡似乎喃喃著要準備的藥草。

那神情令他不禁伸出手,撫上藺晨的臉。

「藺晨,謝…有你真好。」

才要說出口就想起一句謝也不準說,只好笑著落下輕吻。

「成天給你吃苦藥嘴還那麼甜,你不說嗎,烤著身體時在想些什麼?」

長蘇落在頰上的吻,藺晨回應在嘴上。

他可沒忘記自己進來時慌張的原因。

 

「其實也沒想著什麼。」

長蘇收回雙腳,轉了方向就往藺晨腿上躺下。

平時都是藺晨枕在長蘇腿上,今天倒是反了。

 

長蘇說他看著漣漪一圈圈盪出。

無論是雨滴還是石頭,只要落在水面就會有漣漪。

緩緩地將力量傳輸出去,將葉船放上還能藉由漣漪而送到另一端。

結束後便消失,留下的仍是鏡面般平靜的水面。

曾經存在,做過事,卻消失的無一點痕跡。

 

火爐裡的火也一樣,火紅的燒著,不時會跳出一些小火苗。

燒著炭,最終留下的是灰燼卻不是火。

消失的無一點痕跡。

「藺晨,人怎麼就不能呢?」

 

不論蘇哲還是梅長蘇,都是不該存在的。

能存在的只有林殊,但林殊已經死了。

人怎麼就不能消失的無一點痕跡呢。

 

長蘇越說越小聲,他怕藺晨聽了後面的話會生氣,只好拿手先遮住自己的眼。

 

藺晨聽了是氣,但長蘇就這麼軟弱的在自己面前,說著想消失卻微微顫抖著。

「長蘇。」

藺晨將長蘇的手移開,讓他看著自己的眼。

「你知道祥瑞鳳凰嗎?在西域那邊傳說鳳凰復從死灰中重生。梅嶺大火燒去林殊,死灰中重生的就是你,梅長蘇。」

長蘇眼睛略略睜大,眼裡傳遞的情緒有些複雜。

藺晨也不曉得長蘇能否接受自己的說詞,眼裡可看不見喜悅。

氣氛有些僵,藺晨只好笑著將長蘇抱回床上。

「我該去弄藥浴了,你先休息,別再去吹風。」

 

藺晨一轉身長蘇就急著起身,想叫藺晨卻也不曉得還有什麼理由能留對方。

拉拉被子想躺回去時才發現淚一滴滴落在被子上渲開一個又一個的深點。

「藺晨──」

喊出的同時,長蘇也下床跑向藺晨。

「怎麼、唔!」長蘇直接衝進藺晨懷中,力道重的讓藺晨不禁哀鳴。

「謝不能說,還有什麼話語能傳達我對你的感激。」

長蘇的臉埋在藺晨懷中,聲音聽起來悶悶的,藺晨覺得有些癢。

不禁輕嘆,他很輕的撫著長蘇的髮。

「好好活著就行了。」

藺晨俯下身,在耳邊又補了一句。

 

「不然『愛』也不錯。」


评论
热度(11)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