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青春學園30題老師paro1-5【藺蘇】


*不要太在意設定XD
只要知道長蘇和藺晨是歷史老師和國文老師就好ww

1.春季入學式

雖入了春,清晨的低溫仍讓他一清醒就打了個哆嗦。

鬧鐘還沒響起,先關閉後盥洗完就拿起前一天準備好的包出門。

今天是開學式,也許是自己意識過度,總覺得連空氣都和寒假時不同。

清晨六點半。:

街道比平時都要早醒了過來,早餐店熱鬧,便利商店也熱鬧。

不再是只有部分早起的人,而是有著睡眼惺忪的學生們。

......還有老師。

「長蘇,早安。」

藺晨打著哈欠,一手隨意整理著長髮,一手提起早餐遞給長蘇。

「今天有國文課嗎?你開學就穿這樣也不怕嚇跑學生。」長蘇接過早餐,小聲說過謝謝後,不客氣的對藺晨的服裝做出評論。

藺晨伸手攬住長蘇的肩,拿起腰間的扇子,在長蘇面前搖了幾下。

「長蘇,我說這你就不懂了,就是開學才要穿阿,一是給他們留下印象,二是他們還是得習慣的。」

長蘇略推開藺晨,嫌惡的表示不要靠他太近,表面自己不想被當成同一種怪人。

「是,是,藺老師的用心長蘇比不上,那麼長蘇先行一步了。」向藺晨鞠了躬,長蘇對藺晨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接著就大步向前衝。

藺晨還在為長蘇的笑容一愣,長蘇就跑遠了。

「嘿!嘿!梅長蘇你大爺的!這套衣服不好跑啊!」

 

2.第一次打招呼
他和藺晨從某方面來說真的是孽緣。

從高中畢業後兩人在圖書館認識開始,大學,接著到現在連就職的地點都一樣。

大梁大學確定上了之後,梅長蘇就喜歡往圖書館跑。

一個擁有豐富藏書又安靜的閱讀場所,比在自己的房間還有舒服,畢竟隨時想找什麼就能馬上去找。

圖書館有一處靠窗的閱讀區,最左邊的位置一直是長蘇最喜歡的位置,平時人少,幾乎也不會有人。

「阿...」

直到有天長蘇拿了一疊書走到最左邊位置時就發現有人坐在那了。

......還趴著睡覺

佔了他喜歡的位置還睡覺,,那明明是個陽光灑進後能照到太陽又不會太刺眼的好地方。

不過對方還是有拿著書在看,有幾本是攤開,還有在坐筆記的樣子,可能只是讀到累了。

「中藥?」

不禁仔細看了對方擺放一旁的藏書。

 

「唔.....請問你有什麼事嗎?」

沒有意識到自己太仔細看,還因為自己的低喃把人吵醒。

此刻的長蘇很想轉身就跑。

「不,我,嗯...我」

「你是每次都坐在這裡的人吧,我一直都有看到喔」

相較長蘇的語無倫次,對方顯然清醒許多,還認出長蘇是這個位置的常客。

這讓長蘇不禁驚訝的睜大眼。

「我知道你叫梅長蘇,有一次瞄到你借書證上的名字,阿,我叫藺晨。」應該是覺得自己偷看到長蘇的名字很不禮貌,藺晨也報上自己的名字。

「藺相如的藺,清晨的晨,好聽吧」

藺晨將桌面的書籍收拾,便將位置讓了出來。

「這位子還給你吧。」

長蘇這次突然意識的自己像是討位子的人,才想說拿著書找別的位子就好,藺晨就已經走到隔壁了。

「咦?」隔壁?

「嗯...藺晨,這是你平時的位子嗎?」

「對啊。」

從剛才開始藺晨就一直持著笑容。

自己平時都太專心閱讀以至於不太會注意周圍的事。

但藺晨若是一直的都坐他旁邊,又會偷瞄借書證上的名字,肯定是會一直注意周遭事物的人。

天阿,自己閱讀時不會有什麼奇怪的癖好吧?

「你好前一陣子都在讀參考書,大考後倒是都挑些史學書籍和人物傳記在看,考上哪裡?歷史系的嗎?」

「......大梁大學歷史學系」長蘇雖然不太討厭藺晨給人的感覺,但對方一副很認識自己的感覺......明明他們今天才第一次搭話,再說他也沒必要一直回答他吧。

「藺晨,我想...」

「我也是大梁大學的,大你一屆中文系,文史不分家,或許我跟你很聊得來」

「那為什麼在看中藥書籍?」

長蘇想起剛才藺晨在看的書,不禁拋出問句。

雖然他更訝異原來藺晨是大梁大學中文系。

「這些阿,算是家業的一部分。」

藺晨笑了下,沒想到長蘇也有在注意他。

還以為是單方面觀察,那就太像變態了。

「對了,你剛才想說什麼?」藺晨想去方才似乎打斷長蘇的問話。

「......文史不分家,先來談談藺相如吧。」

長蘇原先想拒絕的話語說出口後卻成了邀約。

「樂意之至。」

藺晨開心的將椅子拖去長蘇一旁的位子。

不過後來兩人討論的太熱絡,還是去了討論室了。

「當時的你真像是變態。」

長蘇吃著藺晨遞給他的早餐,突然回想的初次認識的情形。

「現在我也不介意再和你談談藺相如喔,或是你想談談藺晨也可以。」

藺晨今天沒課,但是和自己的班約好要打球的他,今日是簡單的白T+運動褲。

長髮扎起又是另一種感覺。

他走到長蘇身旁,俯下身在長蘇耳邊低語。

「在床上。」

塞在耳後的髮落下,搔的長蘇頸邊一癢。

「原來不是當時像變態,而是現在也是變態阿。」長蘇嚥下最後一口三明治,望著藺晨走出辦公室的身影,不禁輕笑。

 

3.成為並排鄰桌

從他認識梅長蘇開始,他就知道長蘇是一個不會定時吃飯的人。

三餐裡早餐最為重要,一日之計在於晨阿。

所以他每天準備自己的早餐時,也會多準備一份長蘇的早餐。

最初兩人在辦公室的位置有點遠,所以準備好早餐都要特地走過去。

每次長蘇都比他早來,藺晨不禁這麼想,既然能早起出門,怎麼就不吃個早餐呢?學校附近早餐店也挺多的。

 

「通勤時間我會看一本書,結果下車就直接走進來了。」

長蘇有些苦笑地回答藺晨,本人似乎對沒吃早餐這件事不是很在意。

身為中醫世家的他就生氣了,藥食同源,吃東西就是對身體好的一個方式。

但他不是很喜歡生氣這件事,只是將氣吞下悶悶地走回自己的位子。

那天他沒有去跟長蘇說一句話。

是,他是在生氣。

長蘇隱約也有感受到,但這是兩人從認識以來氣氛最僵的一次,所以也只是刻意避開對方而已。

雖說兩人認識的早,但畢竟在大學裡也不是室友,不同科系又不同學年聚再一起的時間頂多就是假日泡在圖書館。

直到兩人在同一間學校任職,藺晨才發現長蘇這個壞習慣。

隔天早上,長蘇也心虛地想著是不是該買份早餐。

結果一如往常地在車上閱讀,一如往常直接走入校門。

直到藺晨進到辦公室後他才想起今天又忘記買早餐。

 

他看見藺晨沒有笑容的走過來,看起來非常生氣。

其實下意識他是想跑的,但是又不想跟藺晨僵下去。

能夠暢談的朋友是很難找的。

藺晨一來就是抬手,長蘇還以為要被打,下意識就閉起眼睛。

「你是期待來一個晨吻嗎?」

藺晨不禁笑了出來,放下早餐後就揉揉長蘇的頭。

「忘記買的話就我做給你吃。」

長蘇睜開眼睛,看見的就是藺晨一張放大的笑臉。

他看向早餐又看向藺晨,完全沒注意到那句玩笑話。

「藺晨......謝謝。」

長蘇雙手握了握,突然間他也不曉得該說什麼才好。

 

藺晨看得出長蘇的不知所措,但他也沒有希望長蘇有什麼回報的行為,是自己想做而做的,自然不會想這麼多。

只是揉揉長蘇的臉頰,在唇邊拉了拉。

「吃早餐吧。」

在兩人的位子換到隔壁後,能夠欣賞長蘇吃早餐的模樣又是另一種享受了。

後來突然想起這件事時,藺晨很惋惜那天沒有親下去。

 

4.成為前後鄰桌

現在的位子一直都是坐在隔壁,可能是主任也不想去拆散這兩人,會被馬踢。

但兩人也不是一開始就坐隔壁,除了一開始有點距離外,就是坐在對面。

藺晨也是很享受坐對面的時光,總是能以對著電腦的視線,或是對著鏡子的視線,偷偷的看向長蘇。

對,藺晨的位置放了一面圓鏡,他還特地架高讓他頭不用低下去。所以視線才能投到長蘇那。

「你在看什麼?」

長蘇感受到視線時,不客氣的回問。

「我在綁頭髮,待會國文課,不過這小辮子不論綁幾次都很難綁,長蘇你來幫我好嗎?」藺晨表示自己手都舉到酸了,還沒綁好。

長蘇沒好氣的放下手中的書。

「你穿古裝,怎麼一直都是這個髮型,不用束髮嗎?」

長蘇從藺晨手中接過辮子,藺晨的手原先插在頭髮裡,為了不散掉,長蘇的手也得先插進頭髮。

兩人的手一同被纏在髮裡,碰觸時不免有些發燙。

「我扮演的角色恣意快活,不受拘束,無需束髮。」終於將手指抽出,藺晨整整自己的前髮,從鏡子中看著長蘇認真替自己幫頭髮的神情。

心情真好。

 

「好了,恣意快活還用個那麼大的玉飾,怎麼不用塑膠做的,用真玉也太重了。」

長蘇回到位子上還不斷嫌棄藺晨的髮型。

讓藺晨不禁笑了出來。

「嫌棄你還笑?」長蘇挑起眉,自己倒也笑了。

 

「我每次請你幫忙,你都會厭惡幾句,但還是會替我編髮。」

藺晨站起身,古裝已先著好。

他拿起腰間的扇子,俐落打開搧著。

「不過是嘴上不饒人,行動倒是坦率。」

見長蘇不理會自己,而是將方才沒看完的書又打開,藺晨好走向長蘇。

明明就在對面還得繞個桌子,藺晨心裡小小抱怨。

「長蘇,這樣的人,可愛的很,我很喜歡。」藺晨開扇故做悄悄話姿態在耳邊擋著說話。

長蘇闔上書本,看向對方時發現藺晨忘了戴耳扣,只好伸向對面,在一個小盒子中拿出耳扣,接著轉身狠狠的給藺晨扣上。

「明明一直看著鏡子卻沒注意到自己漏了什麼,顯然是沒認真在看鏡子。」長蘇拿起備好的講義,將靠的近的藺晨略略推開。

「想看卻偷偷看,如此不坦率,這樣的人,可愛的很。」

長蘇一邊往外走一邊說。

藺晨突然被點出來,羞的微愣。

回過神才想起自己也要上課,只好走回自己位子,拿好講義。

這才發現桌上有個紙條。

 

「我也喜歡。」

 

5.上課打瞌睡
身為老師,他在課堂上也沒有少看學生打瞌睡的模樣。

從直接趴下去就睡的,調整姿勢假裝沒在睡的和硬撐著不斷點著頭使勁各種方法不讓自己睡著,都快翻白眼還不投降的。

各式各樣。

雖說他們的課生動有趣,但打瞌睡的學生還是沒少。

長蘇和藺晨各有一套對付打瞌睡學生的方式。

長蘇是熟悉每個學生的性格,根據平時應答的反應來想出一個叫醒他最好的方法。

既能叫醒又不受到學生的怨懟。

藺晨就比較直接了。

扇骨敲桌沒醒三次,就只好給大家跳個孔雀舞了。

 

「你怎麼那麼喜歡看別人跳孔雀舞。」

上午的課結束時,兩人一同到外頭吃午餐。

長蘇在經過藺晨的班時,藺晨還沒下課。

因為學生不肯跳孔雀舞,只好在黑板和藺晨來個十問十答。

「沒有人願意跳阿,平時出功課都在哀號,這時候就會乖乖跟我來個十問十答,還真是夠積極的。」

飯已經來了,藺晨拿著筷子說完後忍不住大口扒飯。

「一開始就十問十答不就好了,你吃那麼快小心噎到。」長蘇看藺晨那麼狼吞虎嚥,倒了杯茶在旁放涼。

人要面臨抉擇才有可能發揮實力。長蘇,你的話孔雀舞就不給你選了。」

藺晨無事的吞下飯,仍是喝了茶。

「那我有什麼?」

他不禁輕笑,這他還是第一次聽說。

藺晨靠向長蘇耳邊故作神秘的說。

呼出的氣搔著耳朵,令長蘇一縮。

「你和我約會」或是「我和你約會」

 



评论
热度(15)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