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青春學園30題老師paro16-20【藺蘇】


16.臨考前合宿

長蘇揹著一個裝著換洗衣物的包包在藺晨門口,其實他有些猶豫到底該不該按門鈴。平時藺晨很常到他家也覺得沒什麼,但到藺晨家居然覺得有些......害羞?

在大學期間兩人也會三不五時就到對方的宿舍住下,有時是寫作業,有時是說好要夜晚到山上看星星、隔天看日出或是夜晚尋找螢火蟲等等,怕睡過頭就在對方宿舍一起出發。

但是在成為同事後,頂多是藺晨到長蘇家逕自住下,一開始還會因為家中雜亂等其他理由拒絕,發覺藺晨真的也沒在意那些還會幫忙整理後就默許了。

成為同事後他也不少自到藺晨家作客,但留宿還是第一次

「長蘇,我就知道你到門口了。」

藺晨突然打開門就伸出手,讓不小心思考到走神的長蘇嚇了一大跳。

「你又知道了。」回神後的長蘇看見藺晨那麼得意自己彷彿有神通力一般,不禁笑了出來。

「我們之間早就超越那個身無彩鳳雙飛翼了好嗎?」

藺晨沒好氣的說,將兩人之間的默契說的理所當然。

長蘇環顧四週,顯然是有好好整理。

「是是,已經不是心有靈犀,是心靈相通了,簡直有個隧道。」

長蘇將包包放下,發現藺晨飯桌上已經煮好了午餐。

難怪一進門就聞到濃郁的香味,是咖哩。

「我們家長蘇的玩笑還真是開的有理,先吃飯吧。」

經過對方身邊時順道順了下長蘇被風吹亂的髮。

長蘇看著那香氣四溢,又色彩豐富的彩蔬綠咖哩,肚子也確實餓了起來。

「藺晨,今天是要來開料理研究會嗎?」

他在藺晨開冰箱時有瞥了一下,裡頭放了不少食材。

雖然知道藺晨每天做早餐一定會需要食材,但之前也有看過冰箱,並沒有像今天那樣的滿。

「當然不是阿,不過是你都特地到我家了,住個一晚也有好幾餐要吃,我當然得大顯身手,你就當是幫了「品嘗」這個忙吧。」

舀了一盤咖哩給長蘇,在長蘇說了好吃後滿意的給自己也盛了一盤。

「放了不少香料,我還以為你只研究中藥材,連香料也有深入嗎?」

長蘇綁起頭髮,發現藺晨也正在綁頭髮。

「香料同時也是藥材,食物中帶藥性的又同時有香料特性的本就不在少數,說些比較大眾的像是八角就是其一。」

藺晨認真地為長蘇解答,反倒讓長蘇笑出聲來。

還好他已經先吞下飯了,不然肯定嗆到,米飯嗆入鼻子可不是好受的。

「有什麼好笑的嗎?」

「沒有,只是想起你畢業的論文。」

「那個阿,被指導老師說了簡直是要出一本料理書似的。」

藺晨也跟著笑了出來,不過他覺得題目選的真的很好阿。

「說好要給我一本的,到現在還沒給我。」長蘇抓準時機,像藺晨要了他的畢業論文。

「你不是想要紙本嗎,但我這邊只有電子書版,有機會拿去送印我一定會送你一本。」藺晨吞了一個甜椒,想了下又說。

「你真的想要嗎?」

「『經典文學中的藥材使用』這真的很厲害啊,再說,藥可救人也可害人,歷史上有多少使用毒物篡位的人,這對我也很有幫助。」

顯然是被長蘇誇的不好意思,藺晨趕緊換個話題。

「對了,跟我睡同一張床行嗎?」

「打地鋪不行嗎?」

長蘇驚的湯匙上的花椰菜都掉下來了。

「當然不行,你以為你的身體可以睡地板嗎?我的床夠大擠得下兩個男人,你不是很想聊紅學嗎?睡床就聊徹夜。」

藺晨放出大絕,長蘇──

「紅學,好!」

一秒妥協。

就在兩人躺在床上蓋著同一張棉被後,長蘇突然覺得疑惑。

「你那時跟我說是要合宿,不過要考試的是學生我們合宿幹嘛?」

「長蘇,這當然是加深感情啊。」

藺晨理直氣壯的說,在長蘇掀開棉被起身抗議前,先開啟了賈寶玉話題。

「莫搖清碎影,好夢正初長。」

「明明還清醒著又談什麼美夢不想醒的事。」

長蘇聽出藺晨的弦外之音,只好轉身面向他。

「和你在一起就像一場美夢。」藺晨看著長蘇的眼睛,認著地說。

「醒了之後,我和你還是在一起,今天還是先別談紅學了,睡覺吧。」

長蘇鑽入藺晨的懷中。

坦然面對,相擁入眠。

加深感情,這不就是合宿的醍醐味嗎?

 

17.暑假回校游泳

當老師的好處也許就是能跟著學生放寒暑假這點,雖然不時要回學校開會。

那是個能夠自由運用的一天,藺晨沒有排定任何行程,打算糜爛一下,睡到中午再起床。

所以當他聽見手機響起時,還以為是鬧鐘響了。

拿起手機是還先瞄了一下時間。

中午十二點半了。

迷迷糊糊的發覺鬧鐘聲音好像不是這個才驚覺是來電鈴聲。

「.......喂?」

「藺晨,你現在才起床嗎?那肯定是沒有看見訊息了。」

電話中傳來長蘇的聲音,這可讓藺晨從床上彈起。

「長蘇!我們今天...」藺晨趕緊看向月曆,上頭沒有任何註記。

「今天沒有約對吧」

「是,抱歉你有約了嗎?」長蘇覺得藺晨那種問法肯定是無法和自己出門了。

聽得出長蘇語氣沮喪,藺晨趕緊說話「不,只是真的睡到現在而已。」藺晨將手機開擴音,一邊換衣服。

「要去哪嗎?」藺晨正找著褲子,因為擴音所以大聲說著。

「對喔你還沒看訊息,我們去游泳吧。」另一端的長蘇語氣挺起來很愉快,不過藺晨只想著一件事。

就是他得找泳褲了。

兩人到的並不是水上樂園,也不是海水浴場,就只是自己工作的學校裡的游泳池罷了。

「好像是要來開會一樣。」藺晨打著哈欠看著校園。

長蘇輕笑,拉着藺晨走入游泳池內。

屬於游泳池的味道在開門時撲鼻而來,悶在裡頭的味道實在不太好問。

不過因為是暑期有對一般民眾開放,所以裡頭的人不少。

兩人換好泳褲後,在泳池邊做了非常充足的熱身運動。

沖好水後,藺晨率先下水,然後讓長蘇扶著下來。

「多運動是好的,但待會起來一定要馬上去沖澡。」藺晨不禁擔心。

「好了,你就別擔心了,我不還有你嗎?」捏捏藺晨還牽著的手,長蘇其實已經將腳縮上牆壁。

接著施力一蹬,就往前衝去。

「藺晨,來比賽誰先到對面。」

說這句話的同時,已經蹬到泳池中央了。

「你又偷跑!」

藺晨苦笑,不過也做好準備就蹬牆追趕。

——輸了答應對方一件事喔。

長蘇在終點前方大喊著。

 

18.運動會

那一陣子學生都特別興奮,不僅體育課練習,有些班級也會在放學後留下練習。

不過大多數學生自主或是班導師要求,體育老師不能擅自插手,除非是學生們找去,才能當當監護老師。

這是因為有一年體育老師們因為自己的賭約而卯足全力的訓練學生,不少撐不下去的學生向家長訴苦,家長向學校告狀。

夏春夏秋夏冬全都被帶隊回來的夏江懲處才落幕。

但實際也有不少學生認為那樣是揮灑青春,好評讓學校默許之後的運動會練習。

長蘇班上有不少學生體能好,像是蕭景琰、穆霓凰、宮羽等等。

藺晨班上則有蕭景睿和言豫津那一對寶。

「今年要賭什麼嗎?」藺晨用攜帶型的手持熨斗正燙著自己穿的古服,聽見外頭學生正討論著運動會。

去年他們賭了日本五天四夜的機加酒,是藺晨輸了,不過長蘇不忍心也還是幫忙付了一些。

「你沒有學到教訓嗎?通常都是提起賭約的人輸喔。」長蘇夾了書籤將書闔起。

「那是我們班學生太不爭氣,今年不也增加老師競賽嗎?一百公尺,如何?」藺晨將熨斗收起拿出報名書,上頭已經寫著兩人的名字了。

「根本就是預謀,好,那這次要賭什麼?」長蘇輕笑,藺晨不服輸的行為讓他覺得可愛,估計這次想去迪士尼海洋了。

「輸的要怎麼辦?」

「負擔迪士尼海洋四分之三費用」

藺晨笑的奸佞,他抽屜可是已經放好迪士尼海洋的規劃圖了。

最後藺晨哭喪著臉的負擔迪士尼海洋四分之三的費用時,想著明年就不賭了。

卻在長蘇和大隻達菲熊拍照露出開心笑容時,決定明年還是繼續賭好了。

能看見這樣的笑容也是值得了。

「藺晨,快來我們和達菲一起合照!」

 

19.園遊會

「你們班打算要作什麼?」

藺晨打了哈欠,剛開完班會,將園遊會的事情討論完了。

校慶園遊會,與運動會分開,但時間相差不遠。

每個班級都需要有一個攤位。

在操場四周會設好位子,做什麼都行,但不能空攤。

最多就是食物的攤位,接著有人會賣些二手物。

也有班級花錢了事,請外頭的攤販進來。

「先不說我的,讓我猜猜,你們班上打算做什麼好了。」長蘇輕笑,看著藺晨剛開班會回來就一臉嫌麻煩的臉,肯定不是什麼簡易的事。

藺晨趕緊將申請單收起,期待長蘇如何推理。

「請說,名偵探長蘇。」藺晨做了個麥克風遞給他的手勢,被長蘇打掉了。

「古裝餐車吧,大概他們還叫你負責服裝和料理。」

「長蘇你怎麼知道?」藺晨露出十分驚訝的臉,那群兔崽子把他的底細摸的可深了,幾乎把事情都推到他身上。

「事情都你負責,他們弄什麼?」

不打算掙脫藺晨驚訝而抓緊的手,長蘇問出自己不解的地方。

「輪班制,做菜吧人穿古服會熱死,只有服務生穿。料理方面有一些會料理的孩子會和我一起輪,材料就交給他們了。因為是餐車所以就是一些三明治。」

藺晨像是想到什麼,接著咬牙切齒的說。

「言豫津那小子我一定要那套最樸素的童僕裝給他!」

「你現在看起來挺開心的,剛才回來時怎麼不太高興?」

 

「事情有趣是有趣,不過這樣我就沒時間和你一起逛園遊會了」藺晨一臉悲痛,被長蘇笑著甩開藺晨的手。

「你還沒說你們班呢」藺晨突然想到長蘇還沒說,趕緊在對方去上課前發問。

卻只見長蘇在門口對藺晨一笑。

「當天你就知道了。」

課還是正常上,但園遊會的準備也在進行中。

藺晨有很多方法可以知道長蘇班級做什麼,但他還是按下自己的好奇心,決定等到園遊會當天在知道。

當天,藺晨特地像自己常買衣服的店家租借了許多套衣服。

果不其然給豫津一套最樸素的,再多方不滿的抗議到景睿覺得他可憐想和豫津交換時,藺晨提出了條件。

「帶十位客人男女皆可,你就能穿最華麗的這套。」

藺晨一拿出來,豫津的眼睛都亮了。

而這件事後來被長蘇知道後,笑著說藺晨太沒大人樣。

進行到中午最熱鬧的時候,藺晨交班了,他換上平時穿的古服,到外頭招攬客人。但實則先往長蘇班級走去。

才要過去就發現異常的多人,用老師權威支開一些同學往前擠後,才終於看見了完整面貌。

那是一間茶館。

中間的長蘇展現泡茶的技藝,一旁的宮羽彈著古箏,後頭的人井然有序;備著茶點的人,清洗餐具的人,煮著熱水的人,還有維護現場秩序的人。

霓凰和景琰真是將一切管理的很好。

茶點則是出自靜姨之手。

因為每個班級的位子都是一樣大的。

所以長蘇的班級一次只能進來三組客人,且一組只能兩人。

藺晨被茶館的氛圍震懾到了。

明明周圍是多麼歡騰吵雜,唯有這裡確實靜的只聽見琴聲。

泡茶表演是一小時一次,中午多加一場。

這場結束後,長蘇就可以休息一小時。

人群略略散去,但仍有許多排隊的人。

長蘇一眼就看見藺晨。

對方正以一種複雜的表情看著整個攤位。

「藺晨,我們班如何,很不錯吧。」

長蘇走向藺晨,朝對方一拍。

藺晨回神才緩緩開口。

「豈止是不錯,這等級也太高了吧,不怕周圍的攤位汗顏嗎?」藺晨拉著長蘇的手,好好的看看對方。

 

「你穿了,沒想到我居然可以和你一同穿古服逛校園!」

藺晨感動的趕緊從暗袋拿出手機,照了許多合照。

「你等等到我們班,我泡茶給你喝。」

藺晨拍夠了,兩人才緩緩走著。

才想著兩人可以好好逛園遊會了。

藺晨就看見豫津似乎在找自己。

「當然好,那你先來我們班,讓我招待你吧」藺晨趕緊拉著長蘇回班上。

「老師!!!你怎麼可以偷跑」豫津氣呼呼的說。

「老師沒有偷跑,老師攬了一位貴客。」

藺晨把長蘇拉到自己面前當擋箭牌。

但班上的學生都很吃這套,包含景睿和豫津。

「大家加油喔!」長蘇悄悄的給藺晨一個拐子。

藺晨哀鳴後便挽起衣袖,做了一個特製版的三明治給長蘇。

「平時不就這樣了?」長蘇輕笑,平時藺晨就會帶早餐,和現在沒什麼不同。

於是藺晨將三明治拿去切成一口一個。

「這樣就和平時不同了吧,來,嘴張開。」藺晨插了一塊一口三明治給長蘇,這明顯的餵食動作讓長蘇猶豫了下。

但因為今天是比較特別的日子,所以長蘇也選擇放下矜持,吃掉藺晨手中的三明治。

沒想到長蘇真的吃了,這讓藺晨喜出望外,繼續餵食。

「好了,我自己吃。」長蘇羞的整盤拿過,沒想到藺晨卻拿出手機開始拍。

這舉動讓長蘇沒好氣的笑罵藺晨變態。

也偷偷踢了藺晨一腳。

「老師先回去自己班了,你們的老師就讓他好好做事喔。」

長蘇對藺晨班上的學生說。

得到整齊的「好」後,藺晨憤憤的說。

「怎麼那麼聽他的話,我才是你們的班導喔」

豫津和景睿卻一人一邊的拍了藺晨的肩膀。

「您不也很聽蘇老師的話嗎?」

 

20.見學旅行(日間)

「班長點完名就上車了,位子選快一點不然我就用座號分」

藺晨拿著小型大聲公喊著,馬上就被長蘇拿下。

「才多少人,不要被笑話了。」

由於一班人不多,所以兩班會合一台車。

長蘇和藺晨的班合在起老師自然也在一起。

不過他們中間其實隔了一個班,是藺晨走了些後門才讓自己的班和長蘇同一台車。

「用大聲公喊的感覺真的不錯,長蘇你要不要試試。」

藺晨將大聲公放到長蘇嘴前,才想拒絕,就看見豫津帶一大包前來。下意識就開口。

「豫津。」

結果藺晨轉的大聲,讓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長蘇瞪向藺晨,才讓對方聳著肩把大聲公收起來。

豫津紅著臉過來。

「老師,這下我成了名人了。」

「兩天一夜你也帶太大包了。」藺晨示意豫津打開肩背的那個滿滿的大背包。

結果一打開裡頭全是零食。

「......還有景睿的份」豫津小小聲說。

藺晨看見都是零食後,只是從裡頭隨意拿了一包糖果。

「上車吧,留些晚上吃,不然又得出來買。」

豫津沒想到被簡單的放過了,也拿了一包餅乾給長蘇後就趕緊上車。

「反正又沒有酒,對吧。」長蘇看向藺晨,知道放過豫津的原因。

「酒,只有我們才能喝。」藺晨隨口說,接著就和長蘇上車了。

今天的行程是博物館,好幾座的博物館。明天才是學生期待的遊樂園。

但是比起遊樂園來說,長蘇和藺晨無疑是較喜歡博物館的。

車程約莫兩小時一座,車上有卡啦ok可以唱,兩位老師都先被慫恿各唱一首後,還合唱了一首,就讓學生們各自唱了。

「豫津,有錄嗎?」藺晨以巡邏之名到後面看看,實則是找豫津。

豫津比了個拇指。

「一共三部影片,我可是拍得特好。」

藺晨拍拍豫津後就回去了。

藺晨走後,不止景睿向豫津要檔,連蕭景琰和穆霓凰都過來遞了隨身碟。

第一座博物館就是兩人最期待的歷史博物館。

學生們下車吩咐好回來時間後,長蘇就拉著藺晨進博物館了。

這座博物館的展品豐富,解說詳細。

兩人進去前還租借了導覽機。

但每樣展品都駐留很長時間的後果就是來不及看完。實在是沒辦法所以只好拿了許多介紹DM和買了書。

但還是超過集合時間,全校都在等他們。

還是豫津拿了藺晨的大聲公才將兩人喊回來。

 


评论
热度(11)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