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青春學園30題老師paro26-30(完)【藺蘇】


26.在學校某處接吻

藺晨早上沒課,在去廁所的途中經過長蘇的教室,刻意的放慢腳步。視線連掃過學生都沒有,就是看見長蘇。

也許是餘光瞄到窗外有個緩慢移動的人影,才將視線放了一些過去。

就看見藺晨笑得一臉寵溺的看著自己。

在羞紅臉之前轉回來繼續上課,再悄悄瞄向外頭時,人已經不見了。

「你覺得飛吻如何?」

長蘇才剛進辦公室打算找藺晨算帳時,藺晨就沒頭沒腦的丟了一句話。

「常常在表演中或電視上看見,我覺得沒什麼。」可能腦中就是歸類成表演過程吧。

藺晨想了一下,覺得好像也是,但若是長蘇做的飛吻肯定不一樣就是了。

「那送秋波呢? 」

「這樣?」長蘇馬上對藺晨眨了一邊的眼。

雖然藺晨感受到了威力,但若有笑容應該會更好。

「像這樣。」

所以藺晨馬上勾起笑,對長蘇眨了一隻眼。

有些害羞的長蘇只好趕緊岔開話題。

「一早問這個幹麼?你待會不還有課嗎?」長蘇見藺晨衣服穿好,頭髮卻還沒弄。

「只是想起我們班上的女孩子好像會這樣做就是了,但這兩個動作,都是對喜歡的人才比較有用吧。」

藺晨看見長蘇起身繞到自己後方,準備弄起頭髮,也就乖乖的坐正,面向前方。

「可能真的是這樣。」像剛才那樣,威力就很大。

他拿起梳子,小心翼翼的替藺晨梳髮。

但他不知道於此刻而言,替自己梳髮就夠讓藺晨心動了。

「好了,你也趕快——唔」

就在長蘇替藺晨梳好髮後,藺晨就拉過長蘇拍著肩膀的手,轉身就給長蘇一個吻。

「那我去上課了。」

藺晨笑著拿起教材走出辦公室,留下愣著的長蘇。

他在辦公室外稍微駐足,不禁伸向自己的唇。

長蘇也是相同動作。

他們不禁心想:

飛吻和秋波都不如一個吻來的真實。

是能讓心臟躁動的像是下一秒就會停止般的心動。

「還真是身體力行啊」

 

27.文化表演(準備階段)

「有什麼想做的嗎?景睿,你是班長上來主持一下。」

藺晨拿著扇子指了指景睿,就到旁邊的位子坐下了。

 

「那現在就先提案,有想法的人舉手發言。」

景睿拿起粉筆,但下方的人並沒有想要發言,只是竊竊私語。

他只好先些了一寫比較常見的提案。

合唱團

樂團

戲劇

朗誦

「戲劇不錯啊!老師,你邀一下長蘇老師那班,兩班一起如何?」

剛才去拉肚子的豫津一回來就看見黑板上寫的提案,見大家也沒反應,就自己提出自己的意見。

「兩班一起這想法不錯耶!」

藺晨思考了一下,想到可以跟長蘇一起討論、準備,正大光明的膩在一起,可能還可以穿古裝在舞台上,不禁擊扇叫好!

所以藺晨又站到台上去,和學生們討論起來。

本來就沒什麼意見的學生就順著老師的想法走。

豫津提出了改編小說的想法,畢竟藺晨說想表現穿古服的帥氣感。

「老師我,想要舞劍阿。」

總而言之,就在藺晨的任性下,決定改編自一個叫做『琅琊榜』的小說了。

藺晨知道長蘇的班級還沒有討論文化表演的事情。於是在他們開會前就跑去長蘇的班級。

「大家好啊,文化表演就決定要兩班聯演的,來,這是劇本。」

景睿有些害羞地在黑板上寫下琅琊榜三個大字。

藺晨發著劇本,豫津說著故事大綱。

接著集中一班為演員,一班是工作人員的進行討論。

由於本來班會就有兩節,藺晨是用第一節開會,長蘇則是因為有事被叫去開會所以是第二節開會。

等到他回來時,整個戲劇已經分配得差不多了。

甚至有演員開始進行排練。

「藺晨,這是怎麼回事?」

長蘇一頭霧水的將藺晨拉出來。

「文化表演阿,這次的表演我們兩班聯演,來,這是劇本,你和我演對手戲喔!」藺晨非常興奮,他甚至在人員分配好後,就打電話去租借衣服了。

「可是,學校會同意兩班聯演嗎?」

長蘇雖然很佩服藺晨的執行力,看見自己學生都露著笑容也很開心。

但萬一被學校壓下來,不過是一場空怎麼辦?

「我已經送交資料了,放心,我已經用手段打通一切了!」

藺晨勾了下手臂,一臉的得意讓長蘇笑了開。

 

「好,那我們就好好排練吧,哇,有你舞劍的橋段,之前有聽過你有在練習,也沒看你舞過。」長蘇輕笑。

這可讓藺晨更得意了。

「可別錯過我的好身手喔!」

「這部戲還挺有趣的,細節也很多,看得出很多你的私心,該不會....」

長蘇快速翻著劇本,讓藺晨看得也緊張起來。

「長蘇,你在找什麼,你是怕演到什麼嗎?」

「這齣戲...不會有吻戲吧?」

長蘇小小聲地說,說完自己也不好意思起來。

「豫津!豫津我要加戲!」

藺晨扯開嗓子大喊,很快地就被長蘇伸手摀住了嘴。

「豫津,不要理他,你忙你的。」

長蘇沒好氣地打了藺晨肩膀,換來後者無良的大笑。

 

28.文化表演(舞台階段)

「藺晨,現在才提出來可能有點太晚。」

長蘇和藺晨走在夜晚的街道上,剛才練習完一起吃了晚餐。

因為明天就是正式表演了,所以今天著正式服裝彩排的。

「怎麼了嗎?若是我倆之間的小變動,我想是沒有問題。」藺晨捏了捏正握著的手。

他其實知道長蘇想說什麼。

「長蘇,我跟你說。」藺晨停下腳步,雙手伸向長蘇後頸,拉向前。

兩額相靠,雙方都只能看著對方的眼。

「劇中的人使用我們原先的名字不過是為了讓我們容易進入角色,即便你我與角色有性格上相似的地方,我倆也不會與他們走上相同的結局。」

藺晨笑著揉亂了長蘇的髮。

「時間、背景都不相同啊」

藺晨有注意到,每當長蘇與他進行完冰續丹爭吵那裡的戲碼,就會有些悶悶不樂。

「我也知道,可是......」長蘇仍是擔憂。

「你看我們平時也不太會吵架,不是說越吵感情約好,難得有這種假吵架的機會,讓我們感情更好吧!」

藺晨這一句話才讓長蘇破涕為笑。

「誰跟你感情好阿。」長蘇笑著捏了藺晨臉頰,在對方反擊前逃跑了。

文化表演當天,禮堂湧入大量人潮。

作為主角的長蘇本來人面就廣,家人被安排在特等席。

前方拍照錄影區域,隨說有不少家長,但大多還是想拍長蘇的人。

 

靜姨和晉陽還有蒞陽三人很開心可以在學校碰面,攝影就交給父親們了。

景睿和豫津的父親早就就定位,長蘇的父親和景琰的父親也各選了好位置。

對好位置抬起頭才發現四人皆比鄰。

錄影設備還一個比一個好。

藺晨看著下面的情況不禁咋舌。

「我家父親可是只拿一台小V8呢。」

為了配合時間要在兩個半小時內完成,豫津做了不少修改。

但他仍是保留一些比較有看頭的地方。

像是他和景睿跟霓凰過招的地方,霓凰的帥氣程度壓過現場所有男性,呼聲之大。

當然,還有霓凰可愛弟弟的聲援。

藺晨舞劍的地方實實在在震懾現場所有人,就連在後台偷看的長蘇也對藺晨更加崇拜。

景琰飾演的靖王雖在改編後的劇中沒有武打的戲份,但本來就長得好,穿上軍裝後出場就能讓台下的觀眾噴鼻血。

也因為時間因素,剪掉不少悲劇的部分,於是之齣戲最高潮也會是最令人難過的地方。

「作為林氏後人,我豈能坐視不管。」

「為了復活一個死人三個月,你要終結掉梅長蘇嗎?」

整個場地的人都安靜下來,只剩下台上兩人的聲音。

接著緩緩的聽見不少啜泣聲。

「長蘇,你隨失信我卻不能食言,等有了軍職,請梅將軍收我當個親兵吧。」

這裡的長蘇應該要眼中含淚,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而他看著藺晨離去的身影,卻不禁流下眼淚。

「藺晨.....」

幕放了下來,長蘇不禁失了力,讓跑回來的藺晨抱入懷中。

「就快結束了,今天慶功去吃藥膳火鍋吧。」藺晨安慰著長蘇,並在額上輕吻。

最後一幕是豫津拼盡全力安排的磅礡畫面。大旗大鼓,雖說沒有戰馬,場上的人也演出了霸氣。

謝幕之後,長蘇拉來藺晨。

「藺晨,我想你說的對,我倆和劇中的他們是不同的。」

他拉過藺晨的手,十指交扣。

「唯一相同的是,我會和你走到最後一日,長蘇,你願意嗎?」他拉起十指交扣的手,在長蘇手上吻了下。

「這不是當然的嗎?」長蘇笑著回覆,就在兩人氣氛好到要接吻時,豫津的聲音傳來。

「老師!要大合照了!!!」

 

「言豫津這臭小子。」藺晨裝作咬牙切齒,但還是拉著長蘇過去了。

這樣的結局就很好,長蘇不禁心想。

 

29.畢業典禮

前一天長蘇還在為了自己的期末考奮戰。

但他記得,隔天是非常重要的日子。

所以好不容易把作業做完後,即使只睡了三小時,他仍是一早就出門買花。

典禮開始時間是早上九點,所以他和藺晨約了早上吃早餐,順便送花祝福還有拍照。

他根本不曉得自己能不能撐到典禮結束。

「穿這學士服吃早餐,不怕弄髒嗎?」

長蘇看見藺晨全副武裝的走入早餐店,果然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連老闆都笑著要請畢業生吃一頓。

藺晨當然欣喜到接受了。

「雖然可能有點早,不過這束花送給你,畢業快樂!」

長蘇抽出一旁放著的花束,咧著笑容遞給了藺晨。

那是一束向日葵花束,燦黃的花瓣像是陽光一樣的映在藺晨臉上,讓藺晨也咧了個大大的笑容。

「今天都是一些好事」藺晨看了下花束又看向長蘇,小小苦笑後發現花束中夾著一張卡片。

本以為裡頭寫的不外乎就是畢業快樂四個字,但他卻看見了一堆字。

「啊!那個等等你在典禮中再看,現在看很難為情。」

早餐也正好送上來,長蘇招呼藺晨趕快吃,不然會趕不上集合。

藺晨還想說些什麼,但時間確實逼近集合時間了,他只好趕快吃,但叫長蘇吃慢一點。

送藺晨到集合地點時,藺晨輕輕的在長蘇耳邊說。

「典禮時間兩小時,圖書館今天有開,你先去睡一下,差不多時間再到門口等我就好。」

長蘇心一驚,沒想到熬夜又沒睡多少的事會被藺晨發現。

但也只是點點頭,看著藺晨的背影後就轉身往圖書館去了。

只不過到了圖書館後他完全睡不著。

想到在這間學校以後沒有藺晨。

沒有人跟他一起翹學院活動,沒有人願意跟他一起泡整天的圖書館,沒有人....

本來對藺晨的畢業是保持著祝福的,但他突然有那麼一點,不希望藺晨離開了。

很早藺晨就對長蘇做好心理建設,他畢業之後會先會老家一趟。

長蘇也以為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設。

但他想,這就是所謂的觸景傷情吧

 

想著想著自己也昏沉沉的睡去了。

「長蘇,長蘇,起來了喔。」

他聽見藺晨的聲音,下意識抬頭後就被人吻住了雙唇。

「本來想等到你畢業再跟你告白的,但看完你的卡片後,怎樣也忍不到那時候了。」

畢業典禮已經結束了,藺晨沒看見長蘇的身影,所以猜測還在圖書館睡覺,一來,果然看見一張毫無防備的臉。

可能是氣氛對了,藺晨才會忍不住的吻下去。

可能是氣氛對了,長蘇的眼淚也不爭氣的流下來了。

「一年後,我會回來看你。」

 

30.畢業後見面

長蘇畢業典禮當天,下著大雨。

他拿著父母還有親戚給他的花束,在集合處等待入場。

原先是在禮堂外頭廣場,因為下大雨,所以改在室內。

擁擠、悶熱,但畢業大家臉上都漾著大大的笑容。

父母已經到家長席入座,他拿著花束,不停向外頭探去。

他希望藺晨能夠出現。

自藺晨畢業回老家後,他們仍有通訊及書信往來。

只是藺晨當上實習老師後,越發忙碌,長蘇不想打擾到藺晨,同時自己也因為畢業論文的關係,自己也忙得不可開交。

只是他們仍記得當初的約定。

到進場時間,藺晨仍沒有出現。

整個典禮長蘇的心思都放在藺晨身上,腦中不斷思索對方不能來的理由。

再撥穗結束後,他脫下學士帽,帽穗又撥回右邊。

「我待會和同學還有約,你們就先回去吧。」

長蘇將花束交給父母,說了謊後便走到圖書館。

他記得當初自己在圖書館補眠,然後藺晨來了。

也許......也許這次換他在這。

圖書館在畢業典禮雖有開放,但空無一人。

他不禁苦笑,也是,當初自己來的時候也是相同的情況。

坐到和當初相同的位置,他將學士帽戴上,緩緩趴下。

「帽穗怎麼不撥到另一遍呢?不想畢業嗎?」

突然的喘氣聲腳步聲和說話的聲音打破圖書館沉靜的空間。

長蘇抬起頭,發現是藺晨沒錯!

「想當初我畢業的時候你一早就來跟我吃早餐,你畢業時我居然只能在結束時來採底線,我剛還在想你要是回去怎麼辦。」

藺晨抬手用衣袖抹去臉上的汗。

長蘇呆愣著,在藺晨捏捏他的臉才回過神來。

「你.....」他突然不曉得自己到底該不該罵他,一個你字說出也不見下文。

「別哭,是我的錯!」藺晨趕緊抱住長蘇。

「我沒哭....」

伸手摸摸臉頰,才發現真的有淚水。

他突然想起來,一年前,他也是這樣的心情。

時間地點對了,人的情緒就控制不住了。

「你想好你畢業後要做什麼了嗎?」

他沒有放開長蘇,任由對方在自己懷中吸著鼻子。

「當然。」

長蘇用力地吸了鼻子,勾起一抹笑後用極為平靜的聲音,說了充滿自信的兩個字。

「恩?」藺晨雖疑惑,但長蘇決定好的事他也不會干涉。

不過連答案都不說,真是讓人沒辦法啊。

他不禁苦笑。

答案在他當上正式老師後一年,他聽說有新的實習老師要來時揭曉了。

「讓我們歡迎新的實習老師,他是歷史老師。」

「大家好,我是蘇哲。」

藺晨上完廁所進來就聽見大家拍手的聲音,他緩緩地移動一個自己可以看見新老師的地方,結果不小心就和蘇哲對上眼。

藺晨嘴張的老開,但因為蘇哲並沒有露出看見熟人的表情,所以藺晨也不敢擅自出聲認人。

只是在簡單的早會結束後,偷偷的把蘇哲拉了出來。

「你為什麼要換名字?不,應該先說你怎麼在這?」

「我是新來的歷史實習老師。」

長蘇勾出以往惡作劇的笑容,讓藺晨安心不少。

也才笑了開來,在長蘇耳邊輕聲地說。

「所以,意圖呢?」

「當然是一直纏著你啊。」

他偷偷的捏了藺晨的腰,讓藺晨不禁哀嚎。

但得逞的笑聲是藺晨聽過最好聽的聲音。

「纏一輩子都行。」

 

小插曲,名字

藺晨又想起自己最初問的問題,他忍不住再問一次。

「所以長蘇你為什麼換名字?」

他倆坐在學校餐廳吃飯,藺晨正在幫長蘇介紹學校。

「只是這間學校有熟人所以換了個名字而已。」

 

「熟人?是怎樣的熟人?」

藺晨好奇的繼續問下去。

但長蘇只是挑起了眉,用了你確定要聽的表情再次向藺晨確認。

藺晨點點頭。

「保健室的阿姨可以算是我的舅媽,開這間學校的校長是我舅舅,體育老師是我爸爸的部下的太太,還有──」

「這已經不是用熟人來稱呼了吧,還有?」

「還有學餐老闆吉嬸也是熟人。」

藺晨苦笑「長蘇阿......」

「怎麼了嗎?」長蘇不了解此時藺晨想表達的,只好疑惑的偏過頭。

藺晨握住長蘇的手,輕輕地在上頭吻了下。

讓長蘇驚訝地收回手。

 

「原來我,早就被你套牢了。」


评论(6)
热度(17)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