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光30題-01-05【藺蘇】


每一題都沒有連貫,且沒有特定時態及paro
不過有刻意用不同的形式寫原劇的情節。

**********

1.煤氣燈與飛蛾
他時不時會抬頭看,總在夜間瘋了似的昆蟲,追尋著光,一股腦的向前衝撞。

刻在骨子裡的趨光性。

亮著橘紅,閃爍,搖擺,不禁讓他想起梅嶺的火。

火光,他輕笑。

他才不像昆蟲,衝撞光亮直到用盡力氣。

「你有。」

藺晨從後方伸手遮去長蘇的視線。

「拼命活著這件事就是燃燒著自己的生命之火,同時也追逐別人散發的光芒。」

長蘇沒有掙脫,藺晨也只是遮著眼,沒有繼續動作。

聲音在靠耳邊很近的地方傳出。

「所以你是在替我這追著舊案不放的蠢蛾緩緩發瘋的心智嗎?」

「衝撞煤燈倒沒什麼,我不過讓你不衝進火裡罷了。」

藺晨放下手,讓長蘇轉過身來看著自己。

「況且,我才不會去追一個瘋子。」

撫上長蘇的臉,藺晨勾著和平時相同的笑容。

每個人總追逐著另一個人,因為人總有一盞自己的光。

刻在骨子裡的趨光性。

是藺晨看見長蘇堅定的意志,為洗雪舊案燃燒著火光美的令人移不開眼。

於是他也成了一隻衝撞火光的飛蛾。

「藺晨,你會幫我吧?」

光要是突然熄滅,飛蛾便會毫無頭緒的亂飛。

「我會陪你走到最後一日。」

 

 

2.透過手指的燭光
夜色漸暗,藺晨到長蘇房裡替他點上蠟燭。

長蘇眠淺,稍微有些動靜就轉醒。

他看著藺晨點燭的動作。

火光宛如從藺晨手中竄出,閃爍的不穩定。

「起風了。」

他聽見藺晨這麼說,接著又去點上另一邊的蠟燭。

而他就盯著那忽大忽小的火光,實則沒聚焦在上頭。

飄忽的火光吸引著他的目光,他手指下意識的搓著被角。

被藺晨一把抓住手後才回過神,聚焦後到眼看著藺晨,眼裡還有一些懵懂。

「想我也別想的這麼費神。」

一閃即逝的怒臉就像是閃過的燭火,穩定下來也不過是平時那張笑臉。

 

他以為自己看錯了。

「你來的時候我就醒了。」

長蘇撫著藺晨的手,他隱約感覺藺晨在生氣。

像是一旁點亮四周的燭火雖然微小,卻仍有火該有的溫度,只是不明顯。

天剛變冷,他就倒下,明明不是藺晨的錯,藺晨卻歸咎於自己。

「我知道你醒了,不然我也不會開口說話。」

藺晨看長蘇微微的笑著,眼直盯著燭火。

不意外,接下來就是請他將燭火遞來。

「你要做什麼?」

藺晨就怕長蘇伸手碰火,但他仍拿來,並一手護著燭火。

燭光映在長蘇臉上,倒像是氣色好了許多。

他不會騙自己,但長蘇卻是勾起了大笑容。

他一頭霧水的跟著笑「怎麼了?」

「這燭火透過你的手後光線柔和了許多,而指縫裡投出的光,如星子般的點點閃爍。」

聽長蘇講完後藺晨將燭火放到一旁,自己到忍不住的抱緊長蘇。

「還真是有欣賞的興致,這樣好,心頭不鬱結身體自然好起來。」

「那你剛才搓著被想什麼呢?」

那時說著是玩笑話,但他仍想知道長蘇在煩惱何事。

長蘇輕笑,捏了藺晨雙頰。

「不就是想你嗎?」

 

 

3.樹葉間漏下的光斑
一連幾天的陰雨天,總算是在今日轉晴,看著陽光給外頭撲上一層淡淡的金黃,讓人不禁也想到外頭曬曬太陽。

「出去行,曬太陽有好處,但你別忘了現已入冬,前幾天入冬才剛吃過餃子。」

藺晨拿過狐裘替長蘇披上。

「你最近總搶了飛流的工作,想當我的貼心小棉襖嗎?」

長蘇輕笑,笑著藺晨這不小的小棉襖。

「那不過是他入冬餃子吃多鬧肚子疼了,開藥給他還不吃,交給晏大夫處置了。」

立冬那天不像除夕團圓那樣的多人,飛流發現餃子沒人跟他搶,便吃多了。

「今天天氣好,叫上他一起出門走走吧」

飛流一聽可以和蘇哥哥一起出門,也不管來的人是不是藺晨了,欣喜的一同跟著。

外頭的陽光比早晨要來的更艷些,但寒風吹著,只有光而感受不到熱度。

仨人在樹下歇著,飛流盯著那些從樹葉間透過的小光點。

放一吹,光點就動,他還以為那是生物,開始追了起來。

「蟲子。」

原本聊著天的藺晨和長蘇聽見飛流一喊便看過去,發現飛流所謂的蟲子不過是光點後便笑了開嘴。

飛流不懂他們在笑什麼,不過他們笑,飛流跟著笑。

長蘇將位子挪到光點下方,想著這樣能曬到多點太陽。

他抬頭一望,看見樹葉間隙中瞧見的光閃閃發亮,如同金剛石發出的璀璨耀眼。

才想叫藺晨一同過來看,頭一低就和藺晨的眼對上。

突然的四目相交讓長蘇移開目光,一移便移到嘴上。

他看見嘴型、他聽見聲音,躲都躲不掉。

「長蘇,這光灑在你身上真美。

 


4.電子廣告牌
如果說每個人心中都會為特定的某個人、某些人留位子的話,那不會是一個坐位而是一間店裡的座位。

為特定的人開的某種店,可能是酒館、咖啡廳,也可能是飯店旅館還有賓館。

那間店能為了一人留位子,也能給一群人留位子。

他看著眼前長蘇的側臉,憐惜的伸手整整鬢髮。

為突如的指尖溫度嚇得抖了下,藺晨道聲抱歉。

長蘇回了笑容。

「沒關係,是我電影看的太認真了。」

他曾在心中開了一間又一間的店,從霓虹招牌到樸素小木牌,不同店面搭配不同招牌。

也曾樹立個閃亮亮的大招牌,上頭指著方向。

不是對方不願意進入,而是自己突然疑惑了。

「藺晨,怎麼了嗎?」

他轉頭看向藺晨,不意外的四目交接,因為他知道藺晨一直看著他。

不是對方不願進入,反而是每間店總會進來坐坐,談笑甚歡,接著稱讚幾句。

『那是因為我相信你。』

兩人認識許久,親暱的舉動到毒舌相對,都是相信彼此。

所以店一間間關,招牌也逐一拆除。

閃亮的招牌不再照亮街道,暗夜寂靜。

「沒什麼,只是突然想起一些事。」

藺晨勾起笑後,長蘇才將頭轉回螢幕。

突然回頭看,才發現身後一間房亮著暖燈。

沒有醒目招牌,卻讓人不禁走進去。

早就準備好了阿——

『家』這個位置。

 

 

5.高空探照燈
外頭若是月明的好天,兩人便在晚餐後出外散步。

吹著涼風,到河堤邊散著步。

河的對面是另一個城市,這樣的好天,是能把對面看得一清二楚的。

矗立的大樓,闌珊的燈火。

還有同是散著步的人們。

河堤的散步步道做的很好,在路燈的伴隨下,不用為暗路感到害怕。

兩人牽著手,有一句每一句的聊著天。

即使不說話也沒關係,他們喜歡這樣的氣氛。

「藺晨你看。」

視線投向天空,那是兩個圓圓的光點正移動著。

藺晨卻突然抱住身旁的長蘇。「天阿,外星人要來綁走我的長蘇了!」

故做驚訝的表情,但在長蘇沒好氣的瞪向時,藺晨笑著鬆開了手。

「別鬧了,那是哪邊在辦活動吧。」

長蘇拉著藺晨在一邊的椅子坐下。

頭就抬著,看著兩個光點移來移去。

「我小時候就真當那是外星人的幽浮光點,這樣想的人不在少數吧」

藺晨捏捏長蘇的手,決定為自己的童年辯解。

「我小時候以為那是燈塔的光,很傻吧,明明住得離海遠,哪來的燈塔。」

長蘇想起小時候的愚昧,不禁苦笑幾聲。

「實際多了好嗎?」

藺晨都想打過去的自己了。

「不過那種高空探照燈,近看很厲害,是個大光束。」

「像是小時候動畫裡的空間隧道吧」

長蘇不禁想起那一幕,總期盼有一天能用那種光的隧道移動,到各種地方。

藺晨看著長蘇露出惋惜的表情,身體就直接動作起來。

「藺晨!幹什麼、放我下來!」

藺晨將長蘇背起,不理會長蘇的抗議,一味的往前衝。

「我是你光的隧道,能帶你到任何地方」藺晨一邊向前衝一邊說。

長蘇聽了,是又感動又想笑。

藺晨的聲音聽起來已經氣喘吁吁了。

不出所料,藺晨做投降貌將長蘇放下。

長蘇替藺晨順著背,要他調整一下呼吸。

「好像毀了你的童年。」藺晨自我調侃的苦笑。

長蘇搖搖頭。

「這不是到了有你的地方嗎?」


评论
热度(8)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