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光30題-11-15【藺蘇】

每一題都沒有連貫,且沒有特定時態及paro
不過有刻意用不同的形式寫原劇的情節。

**********

11.手機屏幕與面孔

「會近視喔。」

長蘇翻過身,發現藺晨還在看手機。

他知道藺晨是為了他的睡眠品質用所以沒開燈,但突然醒來發現藺晨還在用的話就會出聲制止。

「再一會兒我就睡了,長蘇你快睡。」

藺晨揉揉長蘇的髮。

但長蘇反而沒睡,則是盯著藺晨看。

「在看什麼那麼有趣嗎?」

整個身子翻過面向藺晨,雙手墊在頭下。

藺晨的手沒有因此將手機放下,螢幕的燈光照在臉上,讓長蘇能看見藺晨是勾著淺淺微笑的。

這讓長蘇更感興趣了。

「到底看什麼?」

長蘇撐起身子,伸手就要去奪取藺晨的手機。

不過藺晨很快的關起螢幕就擱到一旁的桌子,順勢抱住撲過來的長蘇。

「這麼主動真不錯,可惜真的得睡覺了。」藺晨抱著長蘇躺回床上,在額上親吻後便閉上眼。

「不睡的明明是你。」長蘇輕聲碎唸,藺晨明顯是聽到了,肩膀抖個不停。

不過藺晨若是真的不打算給他看,他也不會去偷看或過度詢問。

也許,藺晨不過是在看小動物的影片?

他的電腦曾經借藺晨看youtube,事後長蘇發現瀏覽記錄裡頭全是鴿子的相關影片。

發覺自己所想的很有道理,長蘇也就不在意了,任由藺晨抱著自己睡。

而藺晨絕對不能讓長蘇發現的,就是他每晚不只是在看影片,也在拍影片;長蘇睡著的表情、醒了跟他說話的表情,惡作劇的、疑惑的、沒完全清醒的,全都被他用手機拍起來。

他還特地選了一台夜拍效果很好的手機,且影片都會放到另一個資料夾,而不是相機底下的相簿裡,這樣哪天長蘇要借手機拍照才不會不小心發現。

如此周全,藺晨都覺得佩服自己。

「不過還是真的最好。」

藺晨收緊手中的力道不論是味道還是溫度,都令人安心。

 


12.霓虹

他曾走入那條大街中,招牌各式,絢爛七彩,色彩斑斕。

神暈目眩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搖搖頭,他努力的拉回理智,衝出那條街。

那不是條特別的街道,只是條再普通不過的街道,不過招牌林立,不過七彩奪目。

要是沒有專心對焦在某一點,身旁的霓虹燈便糊成一塊,炫出的光芒遮去視線。

不會有人一開始就看見目標,多半被霓虹閃的迷失方向。

而他在如大火般的橘紅燈火中發現了他。

「長蘇!」

那些霓虹,是情感,是慾望。

是他遭受背叛後絕望的力道閃破燈泡的火光。

「藺晨,明明相互看見,就別喊了。」

那聲長蘇是撕心裂肺的一喊,還是看見人後的喜悅?

不清楚。

也許總是要將人喊回神。

也許、早已專注的看著對方,不受四周燈彩迷惑。

因為在兩人看來,是一色佈滿街道的霓虹,漾著淡淡的粉色。

 

那專屬的情感名稱,也許,就叫做幸福。

 


13.深海魚

「怎麼那麼突然?」

長蘇任由藺晨拉著走。看見海生館的時候,苦笑了下。

「不算突然吧,之前就有在說」藺晨從包內拿出海生館的DM,向長蘇表示他不是突發奇想。

「你的話去動物園的鳥區還比海生館來的適合,而且肯定待上一整天。」

長蘇輕笑。

藺晨苦笑,搖搖手上的票,便帶著他入館。

海生館內氣溫偏低,而且整體偏暗,藺晨也就牽著長蘇的手不放了。

今天是平常日,所以來的人並不多。

藺晨鬆了口氣,「還真是選對日子了,就怕會遇到旅行團和校外教學。」

才想著要看烏龜,長蘇就被藺晨拉著不得不快走。

「藺晨,怎麼了?」

「長蘇,我一直想帶你來看這個!!!」

藺晨的情緒突然有些高昂,接著兩人到了一處特別展示區域。

「鏘鏘,海天使,很可愛吧長蘇。」

海天使全身透明,內部火紅的心非常明顯,一隻雖然只有一公分大小,在燈光的照映下,透明身軀透著光芒,十分漂亮。

數十隻的海天使擺動著翅膀,在水裡恣意游泳。

「我還是第一次看的真是的裸海蝶,之前都只有在圖鑑上看過!」

長蘇目不轉睛的看著海天使游泳。

藺晨只是輕笑。

「海天使或冰之精靈不是很可愛嗎?突然就說出本名,真是太認真了。」

「我覺得裸海蝶也很可愛阿」

長蘇微微嘟起嘴,仍是看著海天使游泳。

此時的藺晨看著長蘇,水裡的燈光透過玻璃映上長蘇的臉,

讓長蘇看起來也有些透明的飄忽感,直盯著海天使的眼映著光。

「長蘇,你知道嗎?海天使是傳說中的幸運之神,可以讓熱戀中的情侶可以獲得幸福喔」

藺晨走到長蘇身後,冷不防的在長蘇臉上親了下,讓長蘇驚訝回頭,反倒妥妥的被藺晨吻到嘴。

「你看,馬上就實現了。」

藺晨笑著摸摸長蘇泛紅的雙頰。

「誰跟你熱戀了。」

長蘇轉回身去看著海天使,不理會藺晨那得逞的表情。

不過藺晨也沒有得寸進尺,只是站在長蘇身邊,靜靜的看著海天使。

這突然的安靜讓長蘇覺得有些不對勁,便悄悄的看向藺晨。

他突然了解藺晨問什麼剛才會想親他了。

若是藺晨剛才看見的就是自己現在眼裡所見的景色。

映在臉龐的透明感,還有呈現出如海天使胸中那顆火熱的心。

能看見,就很幸運。

「藺晨。」

「怎麼了嗎?」

長蘇笑了下,便搖搖頭。

「沒事。」

能遇見,就很幸運。


 

14.燈塔     

他直視前方。

不是望向一望無際海域,而是看著海上浪花,一波一波,大起大落。

若是月明,這海面粼粼顯得好看。

若是星繁,璀璨奪目美不勝收。

若是曇空,這夜深的海不過是一潭黑水。

若不幸落入,便什麼都看不見的載浮載沉。

一波受叛赤焰軍沒

二波落崖雪蚧蟲咬

三波拔火寒毒削皮挫骨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黑水翻覆出一個冰涼的梅長蘇。

他直視前方,在繃帶離身後看見海面出現光芒。

天仍陰,光源燈塔。

「我早就知道這金陵你會回去。」

藺晨沒好氣的交付長蘇,嘴上唸著,心裡念著。

燈塔一座一座蓋,連回去的船都建好了。

這非但是讓長蘇的路走的平順,也是讓他回來方便。

「藺晨,有你足矣。」

長蘇苦笑,他了解。

藺晨為他造了個風平浪靜,自己非得要弄得風起雲湧。

「哼」

不悅的音自鼻哼出,在送離長蘇後遠赴南楚。

又是大風大浪

一波陳法師天算金陵尋兄

二波宴會揭密寧國侯碎

三波舊屬懸鏡司逮

四波靖門立雪銅鈴斬斷

他心急的來到身旁,又見冰冷的梅長蘇。

燈塔的光照亮昭雪舊案之路也沒有溫度照暖梅長蘇。

藺晨有溫度,攬入懷中說著回程的路。

這一來,照暖的不只長蘇,還有整個蘇宅。

「亂臣賊子」是落幕的聲音,於是準備回程,又是個風平浪靜。

無奈最後一波大浪打散希望。

一波金陵安危冰續丹換三月壽命。

人沒了。

沉沒了。

歿了。

 

他帶著飛流回琅琊山。

大海又成了一潭黑水。

 


15.大面積電子設備

馬路,十字路口,人來人往車水馬龍。

四周的建築廣告林立。

走過斑馬線時,他抬頭看了下大樓上的電子鐘。

19:00整,氣溫22度。

拉了拉外套將它裹緊一點,長蘇趕緊走到馬路對面。

他不趕,但周圍的人趕。

步伐一個比一個快,稍微慢下腳步就會被撞到。

到達人行道上才發覺自己走錯方向了。

望這前方,他看著眼前大樓上的大螢幕,廣告播完正報導著新聞。

『十三年前那樁無人敢重提的舊案,就在最近有了新的真相浮上檯面,今天,就讓本台為您做個專題報導。』

女主播口齒清晰,一旁的影片已經輪播著當時的新聞報紙。

一句句罪狀成了頭條,看在他眼裡真是非常的難過與不捨。

不知不覺又是個綠燈,站在最前方卻沒有動作的他,被不少人投以不悅的眼光後繞道。

他看著那大螢幕,終於緩緩向前。

「長蘇!」

藺晨從對面就看見長蘇,但是對方沒有前進讓他疑惑,前進時只剩十幾秒還慢慢走,他終於衝了過去。

於是兩人又回到原本的人行道上。

長蘇仍頂著螢幕上的專題報導。

藺晨隨著長蘇的視線才了解長蘇的異樣。

「結束了,長蘇。」

藺晨沒有掩住長蘇的視線,也沒有遮去耳朵,只是站在身旁,和他輕輕說著話。

他看著螢幕的光映在長蘇臉上,原本鐵青的面容在緩緩勾起笑容後化為溫和。

「對,一切都結束了。」

手指纏上藺晨的手,緊緊交扣著。


评论
热度(8)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