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光30題-16-20【藺蘇】

每一題都沒有連貫,且沒有特定時態及paro
不過有刻意用不同的形式寫原劇的情節。


***********

16.萬家燈火

從白天到夜晚,並不是瞬間切換。

有個黎明與暮色在中間緩衝。

所以看不見燈一盞盞點亮的畫面。

感受到光亮的消失,人就會點亮燈。

夜晚不黑,是有著建築裡綻出的光芒。

不只建築,因為看不見就得點燈,所以車上路上,處處都是燈。亮的程度好似白天。

這卻是有人的證據。

「藺晨,怎麼突然想出門兜風——」

長蘇緊緊抱著藺晨的腰,自己身上軟軟的羽絨衣和藺晨身上同樣觸感的羽絨衣,溫暖的令他想睡。

頭靠在藺晨背上,行進中的摩托車真的很難聽見別人說話。

即使長蘇用了比平時還要大的音量也無法。

除了帶著安全帽外,風聲啪答啪答的在耳邊拍打。

「長蘇——你說什麼?」

其實長蘇也聽不見藺晨的話,只好先說沒事。

因為中途長蘇也真的睡著了,所以清醒時,完全不清楚自己在哪裡。

環顧四周後,他看向拿下安全帽正稍微順頭髮的藺晨。

「山上嗎?」

「沒錯,看夜景就是要到山上阿,長蘇來。」藺晨牽上長蘇的手,一同走到藺晨認為的最佳位置。

就在長蘇還沒有意識到看夜景這件事時,萬家燈火的景色便映入眼簾。

「沒想到會這麼漂亮。」

藺晨聽了長蘇的話不禁笑了出來。

因為這大笑太突然太莫名其妙,讓長蘇瞪了過去。

「笑什麼?」

「你這句沒想到簡直是一開始就不看好夜景。」藺晨輕撫長蘇臉頰。

「是有些不看好,畢竟有些光太刺眼,還有車燈也是。」

有了點距離居然如此不同。

「用不同視角就能看見不同景色,但說穿了,也不過去因為黑暗所以需要光,這是需求。」藺晨點點長蘇讓他看向自己。

「就如同人一旦覺得冷就會尋求溫暖。」

藺晨張開雙臂,勾起一抹溫和的笑容。

長蘇一愣,接著緩緩勾起笑。

筆直的走入藺晨的懷抱。

 


17.煙火

總是伴隨著震耳欲聾的爆破聲,在黑夜中綻出的一朵朵花火。

總令人忍不住視線投射,接著目不轉睛。

若是伴隨節日的煙火固然熱鬧,主題性的綻放,搭配不同色彩不同圖案,總令人感到驚喜。

自己放的又別有一番風味。

在兩人玩完仙女棒後,藺晨又拿出大一些的尺寸讓長蘇驚喜。

「鏘鏘,這很厲害吧」從15公分變成一公尺的大仙女棒,連閃出的火光大小都不同了。

「剛才是仙女的魔杖,那麼這就是巫師的魔法杖了。」

長蘇拿著大仙女棒揮舞,忍不住驚嘆。

小的仙女棒是仙度瑞拉神仙教母的魔杖,但我覺得大的與其說是巫師的魔法杖,你不覺得更像魔法少女的魔法杖嗎?」

藺晨點燃一支小仙女棒,在空中繞了幾圈就朝著長蘇大喊「嗶嗶嗶吧嗶貝噗」

接著還自帶效果的拿著仙女棒繞著長蘇跑,無奈很快就燒完了。

「你這連仙度瑞拉的衣服都變不完。」

長蘇見藺晨跑的喘,雖覺得好笑,卻也覺得應該順著對方演一下。

「霹靂卡霹靂啦啦波波莉娜貝貝魯多,把藺晨變.....」

長蘇停頓了下,他腦中閃過許多名詞,但最後還是決定——

「讓藺晨幸福吧」

大的仙女棒燃燒時間長,所以在長蘇拿著繞藺晨頭上三圈都還來得及。

「那是魔女見習生不是魔法少女吧」

藺晨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還順道反駁。

但卻拿出大的煙火進行點燃。

「這才是巫師的魔法棒了。」

藺晨一邊點一邊朝長蘇大喊。

點燃後便跑到長蘇身旁。

「嗶嗶嗶吧嗶貝噗?」

「不是,真的成了灰姑娘就有午夜限制了。」藺晨拉過長蘇的手,輕輕在上頭一吻。

「煙火是終極大魔法,你看迪士尼最後都要放煙火的。」

長蘇露出了然的笑容。

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18.螢石

在關上燈後,一種不屬於燈泡的光芒幽幽亮起。

那是藺晨有一天帶回來的玉石鴿子雕飾,聽說成分是螢石。

透明堆疊的晶體所雕出的鴿子栩栩如生,不只藺晨喜愛,長蘇也挺喜歡的。

螢石有熱發光性,所以太陽曝曬後,晚上關燈便可看見鴿子發出淡淡藍光。

「你又把它放在外面。」

長蘇起床到陽臺看看外頭天氣時,便發現玉雕鴿子被擺在那。

透明晶體在陽光照射下也是閃閃發光。

「鴿子在曬太陽阿」

藺晨輕笑,他喜歡看螢石發光的模樣,所以白天一定會擺去曬太陽,也不怕過度曝曬石頭會不會壞掉。

長蘇沒多做反應,只是做到沙發上吃早餐。

身旁的位子陷了下來。

「我看你也該去曬太陽了。」

「我曬了可不會發光喔。」

長蘇塞了個三明治進藺晨嘴裡,完全堵住藺晨的話語。

藺晨驚訝的模樣倒是逗笑了長蘇。

「你要是多曬,氣色好,自然是在發光了。」藺晨吞下三明治後沒好氣的瞪了長蘇。

「真是能言善道。」

長蘇把視線投向外頭的玉雕鴿子。

「不過,怎麼突然帶回這麼一隻?去逛玉市嗎?」

「不是,就突然看到的,賣的人好像不知道這是螢石,我是看見這鴿子真美而停下腳步,買回來後就發現它會發光。」

藺晨見長蘇也吃完早餐,便直接躺在對方腿上。

「真沒坐相。」

長蘇笑罵。

藺晨挪動自己的頭,親暱的在長蘇腿上移動,讓長蘇不禁喊癢。

「鴿子很不錯對吧,多美啊」

長蘇見藺晨真的很喜愛那玉雕鴿子,一雙眼裡閃閃發光,宛如鴿子在他眼中正展翅高飛。

他則喜歡鴿子在夜晚發著淡淡藍光,藍光透過透明晶石緩緩發出光芒

宛如鴿子的心臟,緩緩跳動像是活著。

於是到夜晚,玉雕鴿子又亮了起來。

幽幽的藍光在黑夜中緩緩出現。

「真漂亮阿」

長蘇和藺晨一同盯著玉雕鴿子看,不禁驚嘆

「對,長蘇也是。」

藺晨看著長蘇被微光映著的臉龐,突然覺得長蘇變得有些透明而不真實。

長蘇的手猛然被藺晨抓住。

他拍拍藺晨的手,好像知道藺晨此刻想著什麼。

彷彿心意相通。

玉雕鴿子飛,螢石發光,他在這。

真是與不真實不過是暗夜中亮起的幽幽藍光。

 


19.琉璃彩繪玫瑰窗

在陽光透過那片美麗的玫瑰窗時,將會映出七彩的光芒,比起讚嘆,有更多的是感動。

無關信仰,而是從心底溢出的情感直衝鼻腔。

瞬間的鼻酸,無來由。

藺晨不禁握住身旁人的手,手指親暱的在手掌你摩挲。

他輕喚「長蘇」

長蘇沒有轉過頭,仍看著眼前的光景。「藺晨,我這樣的人能夠上天堂嗎?」

藺晨聽了就急了,得趕緊抑制這負面想法。「長蘇,你——」

「像我這樣,為了昭雪而用這雙手——這雙手,肯定不會有天使來迎接我吧」

長蘇鬆開藺晨的手,在胸前緊握,力道大到像是要把手捏碎。

陽光透過玫瑰窗映下七彩的光芒,越是美麗,越容易想起過往醜陋的事。

藺晨將手覆上,抑制長蘇的顫抖,也讓他緩下力道。

「那些事那些我沒有一同參與呢?」

藺晨捧起長蘇的臉。

「要是下地獄,肯定是一起下去,鬼差還會覺得來一雙挺划算的。」

本想自責把藺晨拖下水的長蘇在聽了後頭的話便破涕為笑。

「藺晨,感覺國域一下就拉回來了。」

 

「外國的地獄也是叫鬼差的吧,不管了,反正會上天堂就不用去想地獄的事了。」

藺晨拉了長蘇到近一點的地方。

兩人沐浴在光芒中,藺晨背著光,光從身旁描繪。

也因為背光,兩人隔了一些距離就看不見藺晨表情。

但是語氣裡充滿笑意。

「不覺得在這種氛圍底下很想求婚嗎?」

藺晨張開雙手,玩笑性質的向前快步擁住了長蘇。

長髮隨風飛起,髮絲也映著光,那一刻長蘇突然明白了。

「我娶你嗎?」長蘇在藺晨懷裡咯咯笑著。

「不,當然是你嫁給我。」

藺晨吻了長蘇頭頂,輕輕的在耳邊說著。

「我著白西裝,你也能著白西裝,當然我更想看你穿婚紗。」

長蘇沒好氣的瞪向藺晨,隨即說出另一方案。

「不如,一套兩人都西裝,一套兩人都婚紗,這樣我就勉為其難的跟你再配一套西裝和婚紗。」

「好。」

藺晨笑著,手中擁抱的力道也更緊了。

他再次看下那折射下來的七彩光芒,突然覺得那是希望。

況且,一身白衣,不是更像天使了嗎?

他早就有了,他的天使。

 


20.黑暗房間裡唯一開著的電視

那天藺晨心血來潮想要看恐怖電影,但長蘇不想看,所以藺晨關了燈在黑暗中看著。

長蘇瞄了一眼,覺得藺晨還真是膽大啊。

他躺在床上,身邊的位子突然空了讓他覺得有些不習慣。

因為隔音算好加上藺晨並沒有開得很大聲,所以長蘇在房間內是聽不見任何聲音的。

但他就是......覺得好奇,是怎樣的恐怖片會讓藺晨突然想看。

於是他藉由廁所和裝水的理由,到客廳悄悄的瞄幾眼。

不看還好,一看他就後悔了。

藺晨看得是日本經典恐怖電影咒怨,而他看見的畫面便是棉被裡隆起裏頭出現鬼的畫面,這讓他一驚趕緊回房抽了被子就衝出來。

「長蘇?」

藺晨被撞得扎實,先按暫停後把懷中的棉被人撥開。

「怎麼了,一個人睡不著嗎?」

藺晨輕笑,難得可以看見長蘇撒嬌的模樣。

長蘇拉開身上的棉被,重新裹住自己和藺晨,接著縮在藺晨懷中。

「這樣肯定不會出現了。」

藺晨一頭霧水,發現長蘇連手都還住自己了,顯然是不想在懷中製造空間。

這才和剛才的聲音連貫起來,原來是長蘇出來裝水時看見了。

「你怎麼會想瞄過來呢。」藺晨苦笑,接著輕輕拍著長蘇的背。

「不怕不怕,接下來你也不要看比較好喔。」

藺晨發現自己暫停的畫面是鬼出現的畫面,占滿了整個螢幕的小孩子的臉,充滿怨恨。

這要是被長蘇看了肯定會嚇到,趕緊按了播放。

長蘇是面對藺晨的,緊緊環住對方。

螢幕的光映在沙發上,一閃一閃。

光對於人就是有吸引力,讓他不禁想轉頭。

結果一轉頭又是看見非常恐怖的畫面。

回過頭把藺晨抱得更緊了。

藺晨拿起遙控器換了一部戀愛喜劇電影。

「長蘇,那部我就不看了,我們一起看這個吧!好笑的東西會把恐怖趕走喔,笑一笑就好。」

藺晨拍拍長蘇,讓他看向螢幕。

「可是、這樣我就害你不能看完了。

打斷藺晨看恐怖電影的興致讓他覺得很不好意思,但藺晨只是笑著說沒關係,其實他只是想看一些之前沒注意到的地方。

長蘇轉過身,改把頭靠在藺晨胸膛,一起看著電影。

揉揉長蘇的髮,藺晨的手攬在長蘇肩上,依然輕拍著。

他勾著一抹滿足的笑容,就算沒把恐怖電影看完也沒關係,剛才長蘇直接示弱且向他撒嬌的模樣──

就是今晚最好的畫面。


评论
热度(5)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