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光30題-21-25【藺蘇】

每一題都沒有連貫,且沒有特定時態及paro
不過有刻意用不同的形式寫原劇的情節。

***********

21.樓道應急指示燈

他一直在往下跑,雙腳接觸地面時用力的彷彿撞擊樓梯。

逃跑似的。

速度有些快,他手握扶手以防自己飛出去,手掌滑過扶手面。

兩個大階為一樓層,中間的部分放有逃生口標示的指示燈。

因為樓層太多,他得用那來避免自己轉昏了頭。

從不曉得幾層起,那裡寫得不再是逃生標誌。

『病人』

「病人在那,你沒看見嗎?」

「我看你也該診診了。」

「要診不好不給飯吃。」

「不給飯吃不診病。」

「是不是真不想吃飯?」

和藺晨鬥嘴的畫面在眼前浮現,他還記得聶鋒在一旁看的緊張,不過根本不用擔心,他和藺晨就是這樣的相處模式。

「好,那就兩個一起診。」

藺晨坐在兩人中間,各把一人的脈,表情認真讓長蘇沒再說些什麼。

他在心裡笑著。

接著又加快速度向下跑。

『倒下』

「可是藺晨,目前局勢還沒有到萬全的地步,我還不能倒下。」

「你已經倒下了,倒下就倒下了,天又倒不下來。」

長蘇緊張的說著,藺晨舒緩他的緊張,語調雖然輕鬆,卻不是隨意打發。

說著說著,這話還是應下了。

「我還打算在新朝時,仗著你的勢。」

言下之意便是讓你活到新朝時,新朝後。

他苦笑,輕晃腦袋繼續向下走。

『擔心』

「皇帝老兒好端端怎麼突然想起你這白衣客卿了。」

「我也不知道,我會隨機應變的,你就別擔心了。」

蘇先生不可進宮這句話藺晨聽見後立即派人阻止,然而冷靜後卻只是拿起劍在手中擦拭。

一句認栽囉讓他走向樓梯。

在長蘇奔走的樓梯中出聲喊住。

「長蘇,別再往下了。」藺晨拉住指。長蘇的手,讓長蘇不解。

「往下才會到出口,舊案昭雪後,回廊州,回琅琊山。」

長蘇指著燈號上寫得字,卻發現那上頭不過寫著——

『冰續草』

「藺晨,十命換一命我不會答應的。長蘇苦笑,這違反道德良心的事他才不會答應。

於是長蘇繼續往下,看著燈號成了『冰續丹』

「這你就會要了,心繫國家的你,三個月後,我還看得見你嗎?」

藺晨和長蘇盯著燈,裡頭的白光閃爍,映在冰續丹三字上頭,接著在吵架聲中,變回了逃生口。

「還真是『逃』離生還的出口阿。」        

不知道是誰,笑了。



22.手電筒      

「沒想到有這個,我還以為我們都依靠手機就夠了。」

長蘇找東西時從抽屜翻出一支有手臂粗的手電筒。

藺晨過去接過手電筒。

在手中拋啊拋得,覺得重量頗重的,旋開下方的蓋子,發覺裡頭有放電池。

「長蘇我關個燈喔。」

藺晨關了電燈後打開手電筒,黃燈一亮,說是照亮了整間屋子也不為過。

「不愧是這麼大支的手電筒,亮度夠,範圍大。」藺晨稱讚著,便開始玩起其他按鈕。

這支手電筒有各種模式,除了黃光外,也有白光,sos的紅燈閃爍和調節光大小的調節環。

「藺晨,我這裡——」長蘇拿出了另一支款式相同的手電筒,發現有電後就往藺晨臉上照。

「感覺好像做壞事被逮到。」藺晨還舉起雙手,非常享受演繹小偷的感覺。

其實不如說是藺晨享受被長蘇抓的感覺。

兩人將手電筒的光調節到聚集時,發現白光模式的光夠強,能夠成為一束光的情形。

於是兩人露出了笑容。

開了燈,關了手電筒便一同到外頭。

「今天外面的路燈壞掉,真是個好時機。」

藺晨反拿手電筒,放在腰邊彷彿握著刀柄。

「今天的天色不佳,沒有月光,真是個好時機。」長蘇壓低身體,也反手拿著手電筒。

兩人的長髮在空中飛舞,空氣凝結的是決鬥的氛圍。

在一個眼神交會,兩人拔出手電筒,瞬間開啟的燈光是光束,宛如一把光劍。

「等等,藺晨你的光散掉了。」

長蘇不禁大笑,剛才營造出的氛圍全沒了。

藺晨才發現剛才拔刀是不小心動到調節環,所以是散光。

「那只好玩警察抓小偷了。」

藺晨舉起手上的手電筒向長蘇照去,大範圍的照亮長蘇。

「不要動,我是警察,你已經被包圍了,快放下你的武器,來到警察的懷抱裡。」

這話一出更是讓長蘇笑得無法自己。

「沒見過這麼厚臉皮的警察。」

「你不來,只好我自己來了。」

藺晨走向長蘇,在黑夜中緊抱長蘇。

 


23.天窗

那是在天花板上,對外的視野範圍,宛如相機的觀景窗。

但是無法將眼靠得近些,也無須對焦。

僅僅是躺下後直視那一區塊。

觀景窗是藺晨說的,長蘇更認為那是說書人的故事框,不同的畫面訴說故事的進行。

於是兩人一同躺在天窗下方。

看著外頭的白雲飄過,大雨滴落。

看著陽光從雲後探出,看著夜晚的月色。

「請問長蘇,現在讀到了什麼故事嗎?」

他們在傍晚時分看著天窗映入的暮色,不同層次的紅改變屋內色調。

是溫暖的,對長蘇來說,卻太熱。

「我看見熊熊烈火燃燒著旗幟。」

長蘇瞪大眼睛,隨著入夜變化的紅,在他眼中是地獄的業火,是從弟兄身上流下的血液。

藺晨趕緊遮去長蘇雙眼。

「你什麼都沒看見,長蘇你再睜開眼只會看見靛藍的天灑上了閃爍的星子,今日的月亮不是滿月,但應該能看見一彎漂亮的上弦月。」

一手遮著眼一手輕拍長蘇的背做安撫。

藺晨開始想著能編出怎樣的故事。

「藺晨,可以了。」

長蘇冷靜下來後便讓藺晨拿開手。

從天窗看去,的確如藺晨所說,有著漂亮的夜色。

「我還真編不出故事阿。」藺晨思考了五分鐘後放棄,讓長蘇來說說他看見了什麼故事。

——一隻染著月色的白狐在各個星子間跳著玩耍,白光拉出光痕,漂亮的尾愉快的擺動。

——一隻白鴿嚷嚷著,咕咕的聲音令人摸不著頭緒。

白狐覺得有趣便靠近白鴿。

——小心翼翼的偷偷跟在後頭,白狐覺得白鴿呆頭呆腦,很可愛。

——白鴿突然展翅飛翔,每一片羽都染著月光,令白狐不禁驚嘆。

「白狐愛上白鴿了嗎?藺晨。」

故事留下問號,讓藺晨不禁看向長蘇。

他們沒有開燈,微弱的光線來自弦月淺淺的光。

他看著長蘇的側臉覆著淡淡的月色。

「我不知道白狐有沒有愛上白鴿,但白鴿肯定是愛上白狐。」

 


24.夕陽(特殊paro,最下面有補充)

當窗戶映入橘紅的光時,便是差不多要放學的時間。

一般來說,幼稚園大抵是四點半左右放學,但因為現在家長多半是上班族,所以他們這間幼稚園是五點放學。

大致上到六點就會全數接完。

六點下班的家長則會請人來接。

唯有藺晨,支身一人顧著飛流,又是六點才下班,公司離幼稚園又有一點距離。

每每到了七點多才來能趕到幼稚園。

「蘇哥哥,畫畫。」

飛流遞了蠟筆過來,想和長蘇一起畫畫。

因為他發現長蘇一直向外頭看,心不在焉。

那一天,藺晨將近八點才到幼稚園。

「長蘇...長蘇抱歉!路上遇到車禍所以大塞車。」

藺晨氣喘吁吁的跑進幼稚園時,長蘇幾乎是下意識的站起來。

「......這個給你。」

本想大罵為什麼不打電話給他,還有好多想唸的全都吞回,長蘇遞了一張紙,上頭有他的line的id號碼。

聯絡簿上頭明明都有老師電話,既然沒有輸入,就直接給line吧

藺晨還有些疑惑,怎麼突然就得到長蘇的line時,飛流就跑了出來,躲在長蘇身後。

「壞!不說!」

被這樣一說,藺晨才知道自己讓兩人擔心了!一個情不自禁就將兩人抱入懷中。   

當窗戶映入橘紅的光時,日落時分,便以暮色宣告放學。

小朋友一個個被父母接走,往往剩下飛流。而他,得到橙紅的日完全被夜色吞沒後,才能見到藺晨。

對他而言,紅澄澄的夕陽是他對藺晨那顆戀慕之心。

反正他也看不到。


 

25.明亮爆炸
他沒有聽見聲音。

風吹過樹葉的沙沙聲,突然爆出的笑聲。

車子經過的引擎聲,還有——

誰在哭喊的聲音?

透明的彈珠一顆顆落入玻璃瓶中,玻璃與玻璃碰撞的聲音清脆。

拿出一顆擺在眼前細看,光透過玻璃折出圓形表面粗糙的畫面。

整瓶拿起,光折來折去,很漂亮,即使混成一團。

彈珠落下的聲音大的驚醒被雲遮住的太陽。

而他聽不見。

「長蘇,林殊已經死了,你要為了三個月終結掉梅長蘇嗎?」

藺晨不想哭,不過是怒的微微紅了眼。

總在藺晨大喊後,長蘇才猛然醒過來。

聲音通了,宛如方才有人按了靜音鍵。

他重新聽見風的聲音,聽見鴿子拍擊翅膀,聽見飛流闖禍。

玻璃彈珠落入瓶子的聲音清脆響亮。

偶爾,不會細碎的堅韌令人狐疑的卻愉快的操弄。

「藺晨......」

是指甲刮過玻璃,發出的細微摩擦聲。

刺耳不是他的聲音而是到了最後,心意卻仍藏在心中。

拿著滿滿一瓶彈珠在他眼前輕鬆的跑過,陽光射不進指縫中露出的區域。

在踢到石頭而不小心讓瓶子離身後......撒出的彈珠在空中綻開大範圍的波灑。

陽光映上而瞬間刺傷一切音源。

又開始聽不見。

自己心中審視過的,那讓眼前藺晨的表情能驚訝萬分的一句話。

——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哭喊的是自己的聲音,不過他也不知道有沒有聽見,也許,從一開始.......

他在赤焰沙場上根本就沒有醒過來。 


*************
24題的是幼稚園老師與單親爸爸paro
也是曾經突發奇想的段子↓↓↓


藺晨看了一眼時鐘,馬上就要到六點了。

手指飛快在鍵盤上移動,他寄出郵件,打了確認電話後關機。    

打卡鐘響起。

扯扯自己的領帶,將低馬尾重新綁了一下。

「那我就先下班了。」

笑盈盈的跟辦公室的人打聲招呼,從容的離開辦公室後就是瘋狂衝刺。

「抱...抱歉,長蘇老師,又讓你替我看飛流看那麼晚。」

藺晨跑到幼稚園時,只剩下飛流和老師在玩了。

倒了杯水給藺晨,長蘇輕笑。

「藺先生,不用那麼緊張,我明白你的難處,也跟你說過可以顧飛流到七點的。」

「討厭!」

飛流抓著長蘇大腿,氣得臉頰都鼓起。

長蘇蹲下與飛流平視「飛流剛才不是和老師約好不生氣嗎?你看,把拔也很辛苦阿。」

「是哥哥!」

「是哥哥。」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著,這樣的好默契讓長蘇忍不住笑出聲。

藺晨總能在七點前到達,有時會剛好遇到長蘇煮東西給飛流吃,便會留下來一起吃晚餐。

有時是藺晨以長蘇要加班照顧飛流為由,請長蘇一起去吃飯。

因為私下吃飯叫老師有些見外,所以兩人逐漸以名字互稱,飛流也會在幼稚園外,叫長蘇,蘇哥哥。

因為工作的關係不能總陪在飛流的身邊,但長蘇補了這個缺。

雖然看飛流與長蘇的感情比自己好有時是有些吃味,但他也很喜歡長蘇,,所以想想就算了。

曾有過一次,他能準時去接送飛流下課。

看著周圍的小朋友見著自己的父母總是飛撲上去,一連天使笑容,十分可愛。

飛流總不那麼做,對長蘇倒是會。

不過想想,或許他更希望哪天,長蘇能漾著笑容,喊著「藺晨」

接著撲進他懷裡。

评论
热度(5)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