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光30題-26-30-完【藺蘇】

每一題都沒有連貫,且沒有特定時態及paro
不過有刻意用不同的形式寫原劇的情節。

************

26.火花(電或兵器磨擦)
他走在路上時曾看見一顆裡頭有雷絲的球體,手一靠過去便會聚集紫紅色的電光。

他覺得非常有趣,手不管靠在那,電光都會聚集過去。

把玩著,宛如巫婆的水晶球。

「長蘇,你看我帶什麼回來。」

藺晨一進門便迫不及待的喚著長蘇。

「電漿球?」

在藺晨插電之前,長蘇就先說出物品名稱,這讓藺晨不禁拍了長蘇的肩膀。

「你怎麼就不會說這是神奇的水晶球呢」

藺晨浮誇的做出痛徹心扉的模樣,接著將手整個覆上電漿球。

讓紫紅的光全向上吸去。

「wow,magic!」

長蘇沒好氣的用極為平淡的語氣做出驚訝的樣貌。

「孺子可教也。」

藺晨笑笑,接著示意長蘇也將手拉去放在電漿球上。

沒有覆上手的電漿球,裡頭的電光是不斷閃爍的。

長蘇緩緩放上一跟手指頭,接著看見電吸了過來覺得有趣便再放上一根指頭。

臉上也緩緩綻開笑容。

藺晨在一旁看見長蘇開始玩的開心,不禁覺得有種買對東西的欣慰感。

接觸電漿球的面從另一邊可以看到是一個發光的點。

於是藺晨到長蘇面前,讓長蘇先離開一下電漿球。

自己將大拇指覆上之後,便轉一下手,讓剩下的手指在下頭排成一個弧線。

「長蘇,看見了嗎?」

從長蘇的角度可以看見覆在電漿球上的面,所以能看見藺晨排出的是一個笑臉。

不過因為是把手反過來,所以藺晨的手很快就酸了。

「明明不需要那樣表現」長蘇看著藺晨甩著手,應該是剛才那樣有些抽筋了。

他靠過去,在藺晨臉上輕捏。

「有這個就行了。」

長蘇將藺晨的臉將兩旁拉,便使藺晨露出非常滑稽的笑臉。

宛如剛才藺晨在電漿球上弄出的畫面。

藺晨不甘示弱的伸手拉回來。

讓長蘇也變成相同的表情。

「我也更喜歡這個。」

 


27.極光

藺晨最近有發現,自從長蘇一次回家時拿著一張傳單後,就對極光非常感興趣。

瀏覽紀錄裡是極光,Youtube的觀看紀錄也都是極光。

那張傳單,是旅行社發的

上頭寫著極光之旅諸此等等。

『北歐首選行程,見證夢幻極光之美』

藺晨其實不曉得為什麼長蘇會突然被打動。

其實多少都有感受的到,長蘇想開口跟他提出真的來一趟北歐之旅。

於是他也很認真的思考,長蘇開口時該怎麼婉轉的否定。

以戀人的身分來說,他當然希望一起去看一次極光。

兩人依偎著彼此的體溫,一同看著極光多浪漫啊。

但回歸現實面,畢竟長蘇的身體不好,不能到那麼寒冷的地方。

「藺晨.....」

那一天,長蘇像是下定決心一般,拿著傳單過來了。

藺晨嚴肅的抓著長蘇肩膀,決定還是在長蘇開口前就先說,才能讓長蘇有台階可以下。

「長蘇,極地區域我們是不能去的,雖然沒有金錢和時間上的問題,但是你的身體,不能去那麼寒冷的地方。」

藺晨不敢看向長蘇,他覺得現在長蘇的臉肯定是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樣。

「藺晨?我沒有要去極地阿,只是剛好有極地展所以想找你一起去看。」

長蘇順勢抱住藺晨,讓他鬆開雙手。

「什麼?」

他那麼痛心地做出決定結果是極地展?

「那你怎麼最近一直在看極光相關的影片?」

藺晨將自己拉離長蘇的肩膀,和他面對面。

「那是因為極地展裡頭沒有極光模擬阿,所以想說就先看,結果一看就停不下來了。」長蘇有些害羞地搔搔臉頰。

但藺晨才是最窘迫的,他完全誤會了。

發現藺晨的臉有些不自然的紅,長蘇安慰藺晨。

「謝謝你,那麼為我的身體著想,不過沒見過極光就離開也有些可惜,不如,就在最後一日去那邊看看吧。」

「你這話說得還真是輕鬆,放心,有我在,還會很久才到那一天的,在那之前你可能得一直看影片止止癮。」

藺晨揉揉長蘇的髮。

「好。」

「而我,會陪你到最後一日。」

 

 

28.破曉
剛過四更到五更。

天還沒亮,灰濛濛的覆著一整面的天。

意識先醒,睜開眼發覺還沒天亮就想繼續睡。

翻過身,卻沒摸著身邊人。        

「長蘇?」

翻過身,才發覺長蘇坐在廊邊。

「藺晨你醒了...我不過想看看晨曦。」

藺晨聽了趕緊起身。

冬日晝短,五更可能都不見天光,何況四更剛過就等晨曦,睡個回籠覺再起來都來得及。

「別騙我了,怎麼,夢見舊人?還是赤焰戰場?」

藺晨拿來被子替長蘇蓋上。

清晨最冷,何況身子剛醒。

拉來對方的手便開始替他搓暖。

順道以一臉嚴肅的神情看向對方。

不禁笑了出來,面對藺晨的臉,他就有些想笑。

「噯,我可是很認真的!」

作勢打了下長蘇的手,藺晨盼從長蘇口中聽見早期起的實話。

「都有,赤焰戰場和舊人都有。」

長蘇看著遠方的天,視線沒有對焦,就這樣開始道出方才驚醒的夢境。

說著林殊是怎樣的人,太奶奶如何疼他,父母親分別教授他些什麼,景琰和霓凰和林殊三人怎麼樣的膩在一塊。

訴說著宛如另一人的身世。

講訴著一個屬於他的夢而不是他的曾經。

藺晨在一旁靜靜的聽,聽長蘇說著那林殊的一生而他的夢。

一直說到赤焰戰場,說到最後一聲父親喊得有多麼傷心欲絕。

「藺晨,天亮了。」

望著遠方的他看見天色出現變化。

空氣中宛如透著一些淡藍。

光從雲層中透了出來,開始掀起這一天的晨幕。

破曉。

「長蘇,一切都過去了。」

新的一天,開始了。

 

 

29.提燈夜行
點上燭火,穩穩的插在燈籠內,暖黃的光映出。    

「你不跟我一起嗎?藺晨。」

長蘇看著和他揮手的藺晨,忍不住期盼能和藺晨一起。

「長蘇,這是得一個人執行的,放心,我在終點等你。」藺晨拍拍長蘇的頭,先離開了。

那是一個活動,類似試膽,但不過是增進情侶之間的活動。

其中一方提著燈籠走過一條暗廊,中途只會有些聲音但不會出現鬼怪嚇人。

長蘇提起勇氣向身手不見五指的長廊裡走。

微弱的燈光映著前放一小段的路。

長廊不寬,所以牆壁也微微能看見。

因為太黑了,所以一點小聲音都會嚇到,他聽見再平常不過的風聲,此時卻是呼呼的鬼嚎。

他明白最恐怖的是人類,所以此時他更害怕會不會出現什麼人,戒備的神經緊繃。

「這個是?」

直到長蘇看見牆壁上有一張他和藺晨的照片。

那是藺晨和他第一次去遊樂園的照片。

一張照片就讓他舒緩緊張,接著他發現整條長廊都放著他和藺晨的點點滴滴。

方才覺得有些恐怖的微光、這燈籠,卻是映出令他心暖的光芒。

他加緊腳步,近乎快跑起來的往出口前進。

「藺晨!」

「長蘇,你發現了。」藺晨臉上沒有多驚訝的表情,他本來就相信,長蘇可以發現那不是一條恐怖的長廊。

心境轉變了,環境就跟著轉變。

「發現的那一刻,簡直那是條明亮的長廊。」

長蘇笑得開心。

藺晨替長蘇整理跑的紊亂的頭髮,並讓長蘇調整一下呼吸。

「有加深對我的愛意嗎?」藺晨笑得自信,卻只是招來長蘇一瞪。

「這是要確認我有多愛你嗎?」

藺晨環住長蘇的腰,輕輕在鼻頭上一吻。

「不是,是要確認我有多愛你。」

 


30.雨後初晴
灰濛濛的天,在他仰起頭時,開始落下雨滴。

大小不一的圓落在地面,速度很快,淺色全轉成深色。

他記得那天也是如此。

在惡火燃燒,來不及痛斥來人背叛,赤焰七萬魂魄全上了天。

鮮血潑灑大地,四處燃燒的灰煙遮蔽了天。

降下的是他們痛心的淚水。

一滴、兩滴......

沒能看見皇宮裡同樣的情形,太奶奶的淚水,母親的鮮血。

一滴、兩滴......

朝陽殿上也刻入深色。

雪蚧蟲咬食身上的焦肉,雪裡火裡痛苦掙扎。

在被帶回琅琊閣後,咬牙撐著眼裡沒落下的,外頭都替他落下了。

記得藺晨還和他玩笑。

「天都替你哭了。」

他還記得他說了

「雨聲大成這樣,你哭也沒有聽得見的。」接著離開了房。

「欸,長蘇,下雨了,你還不進來。」

藺晨一進門就看見長蘇站在庭中。

雨開始變大了還站在那望天。

「我只是想到我還沒辦法說話的那時候,你說天在替我哭這件事。」

長蘇任由藺晨替他擦去身上水珠。

仍是看著外頭。

「你在廊州也常常用雨聲掩飾哭聲嗎?還是到金陵也是」

藺晨抱長蘇入懷,替他搓手暖和。

「不用了,那些雨不是為我,是為父親母親,是為七萬冤魂,是為其他因為那件事而喪命的人。」

外頭雨聲淋漓,藺晨在一旁陪同,兩人看著庭裡水洼的漣漪。

一圈又一圈,盪出的漣漪糊了景色。

天漸漸變亮,長蘇從藺晨懷中坐起。

「可以嗎?」

「再一會兒,等雨全停。」

藺晨探著外頭,確認雨全停了才牽著長蘇入庭院。

灰厚的天空透出了陽光,著雨水的地方全都閃閃發光。

「藺晨,你看。」

往長蘇指得方向看去,可以看一彎清晰的虹。

這時的他們還不知道虹是因為空氣中的水氣經陽光照射。

雨後的灰塵少,小水滴多,所以容易出現。

然而,這便是七萬赤焰魂的淚水,洗去了他們的冤屈,所得到的一彎,美麗的虹。


评论
热度(6)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