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琅琊榜】空中相見-番外 【藺蘇】

*大家情人節快樂!
*這篇有收在【何不謂藺上蘇】裡面,不過也有一陣子了,就在今天放出來好了

*甜度注意


***

「最近小殊比較少來公司呢。」

蕭景琰在位子上像是一隻失意的大型犬般,不斷望著長蘇的位置。

「兄長有了一位很厲害的家庭醫師,最近已經住過去休養了。」

霓凰看著一旁同樣失意的飛流,讓穆青過去陪他玩。

今天金陵藝能的人幾乎都在,算是一個忙碌通告期後的空檔。

「那一位我有聽你林叔叔說過,是他老朋友的兒子,有一定的醫術。」

靜姨分發著自己帶來的冰鎮綠豆湯,也才讓整個金陵藝能有了一點生氣。

「可是那麼快就同居……有總被搶走的感覺。」

接過母親遞來的綠豆湯,景琰才挺起身子。

「景琰,你已經長大了,這種話未免太孩子氣。」

靜姨看著喪著臉的兒子,沉下臉斥責了下,但馬上又摸摸對方的頭。

「小殊不過是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而已,這是他的選擇。」

 

「不過我懂這種像是被搶走的感覺,但兄長的確是美夢成真的也不為過,畢竟他是那樣的喜歡DJ晨晨。」

霓凰從沙發起身從靜姨手中接過綠豆湯,隨口說著。

「那麼你們更要替小殊高興了。」

看著霓凰和景琰都把綠豆湯像酒一樣一口飲下,靜姨笑著替兩人又盛了碗。

 

***
「長蘇聽著,從今天起你就別跟著我去電台了。」

清晨五點二十。

兩人面對面坐著一起吃早餐。

「為什麼?」長蘇疑惑的一邊撕下一片吐司塞入嘴裡。

「……最近替你調了一些藥,身體機能會讓你想睡,這樣你還要五點起床太辛苦了。」

「可是……」

藺晨傾身替長蘇撥去臉頰旁的髮絲,順道大力的捏了捏臉。

「先休息一陣子,好轉了後再來也可以。」

「真有醫生樣阿。」拿下藺晨捏臉的手,長蘇笑了下。

「只對你,好了,梅花酥先生我上班去了。」藺晨拿了隨身的包向長蘇揮揮手就出門了。

長蘇將桌面收拾乾淨後,將收音機轉到正確的頻道等著六點的到來。

這讓他想起從前,他也是這樣守在收音機前的。

 

還有十五分鐘,他找來紙跟筆開始寫寫歌詞。

突然回想起來最近一切的變化都太快,感觸也多到寫了好幾張紙。

不知不覺時間就到了六點。

 

『這裡是DJ 晨晨,大家早安,我們今天又在空中相見了。』


長蘇勾起唇,下意識的回應。

「早安,藺晨。」

 

***
以往都是一邊吃早餐一邊聽,今天因為已經吃過了,手空下來就是一邊寫詞。

聽著廣播裡藺晨的聲音,不禁覺得一切都是那樣的不可思議。

他本是喜歡DJ晨晨的小粉絲,現在卻和他住在一起,而他還是自己的家庭醫生。

 

『又來到了我們飛鴿傳書的時間,不過從今天起環節內容會改變喔!』

DJ晨晨放了個沮喪的聲音。

「咦?」長蘇這邊也因為沒有聽說所以發出疑惑的單音。

『因為DJ晨晨私人的關係,所以決定將回答問題的環節取消,改成了點歌活動喔,網站上在我的節目專頁就可以點了,不過我還是很歡迎寫信來的朋友。』

長蘇聽了DJ晨晨後面那番話才了然的點點頭。

「之前就有聽聞飛鴿傳書環節幾乎是搜尋工具用途,和本質相去甚遠。」

下意識轉筆後又在紙上寫一些東西。

「改變內容也是情有可原。」

其實長蘇有些開心,這樣就可以繼續寫信給DJ晨晨了,縱使他們現在住在一起。.

『那麼我們就先迎來飛鴿傳書的第一首點歌吧,來自鴿子星球的粉子蛋想要點給梅花酥的歌曲。』藺晨不僅放了音效還吹了個口哨。

長蘇突然聽見自己的筆名不禁睜大眼。

『好喜歡你。』

長蘇還愣著就聽見DJ晨晨報了歌名,接著就是清新的女音不斷唱著喜歡你這三個字。

「粉子蛋……鴿子星球…是藺晨吧。」

回過神馬上想通的長蘇臉發熱的讓他得用自己的雙手摀著降溫。

拍了拍臉頰後,他拿起手機上了琅琊電台官網,到DJ晨晨的頁面留言。

只不過沒趕上今天的放送時間。

 

『今天也在空中和大家度過愉快的一小時,我是DJ晨晨,讓我們明天在同一時間繼續空中相見,掰掰。』

 

***
長蘇憤憤的關掉收音機,傳了條訊息給藺晨說自己要去公司一趟。

藺晨便回說午餐要不要在吉嬸的廚房。

他回了個好字和貼圖後,就帶著早上寫的歌詞出門了。

 

藺晨的住所離大梁商業大樓很近,只需要步行15分鐘就行了。

本想直接到金陵藝能,但時間太早他就直接搭電梯到頂樓。

「哇!」

電梯一開就看見藺晨的臉,彼此都嚇了一跳。

電梯還按著兩人都不知道該進還該退,最後是藺晨拉了長蘇出來。

「怎麼來了?」藺晨領著長蘇進電台內。

「想去金陵藝能但來得太早了。」結果兩人還是和平時差不多的時間坐在辦公室內。

氣氛有些尷尬。

早上才做出公然告白舉動的藺晨本以為中午才會見到長蘇,所以還沒做好心理準備。

長蘇也是一樣的,他早上腦袋一熱就去點歌回擊了,也不知道藺晨究竟看網頁了沒。

最後是長蘇先開口的。

「早上……」

「那麼突然的做那種事、抱歉。」此時的藺晨沒有DJ晨晨的從容,也沒了總裁的威嚴,只能略微焦躁的搔搔頭。

他真的太在意長蘇,縱使過多的巧合讓兩人在一起,他沒有搞清長蘇的心意,就無法安心。

對於長蘇究竟是喜歡自己DJ晨晨這個身分還是喜歡自己的這件事。

但說也諷刺,一方面認為不想成為長蘇對DJ晨晨移情作用的人,縱使兩個身分都是自己,一方卻用長蘇最喜歡的DJ晨晨做告白。

明明自己是相信對方的,

 

「不會,我……很開心。」長蘇早些也不曉得自己反應究竟是怎麼,有些害羞也有些生氣,但又不曉得再氣什麼。

所以先自行做了反擊的行為。

現在看見藺晨的表情,他突然一切都釋懷了。

 

「藺晨,中午的時候可以借一下錄音室嗎?」

 

***
長蘇最後只有稍微去一下金陵藝能,大多人都出門工作了,只留下靜姨待在公司。

蕭景琰只是回家拿個東西,便讓靜姨在公司休息。

「小殊,你今天有來啊,來,這是冰鎮綠豆湯。」

看見長蘇進來,靜姨非常開心。

又發現長蘇身後跟著藺晨,趕緊邀對方進來坐。

「都先進來,喝碗綠豆湯再走吧。」

「抱歉,我們待會還有事,靜姨可以替我收下這次的歌詞嗎?」

長蘇和藺晨都露出抱歉的神情,這讓靜姨也不好挽留。

只是打包了綠豆湯,讓兩人帶走。

 

藺晨先出去按了電梯,在長蘇也要離開大門前,靜姨開口叫住。

「小殊,你現在開心嗎?」

長蘇愣了一下,聽見外頭的藺晨呼喊,向靜姨鞠了躬。

「是的。」隨即咧了個笑容變離開了。

 

「聽林大哥說過,藺先生有個不錯的兒子,今天見到後還真的是不錯。」

靜姨輕笑。

「還好這時景琰不在。」

 

***
提早時間吃過飯,藺晨帶著長蘇到電台另一間錄音室,畢竟有一間正在使用中。

問了長蘇不是要正式放送的情況後,便應允他使用了。

「藺晨,請坐在這裡,戴上耳機。」

 

長蘇讓藺晨待在錄音室確認螢幕的那端,自己則是進入有麥克風的那端。

兩人之間隔著一片玻璃,藺晨能聽見長蘇所說的話,長蘇則是得需要藺晨按下通話鍵才可通話。

畢竟錄音給完全隔音。

待在同一間房的兩端,長蘇看著藺晨,嘴型應該是你要做什麼。

長蘇只是一笑,豎了根手指在嘴前,再指指耳機。

 

『現在時間是中午十二點整,大家好,我是DJ小梅,今天和您在空中相見。』

長蘇說完還向藺晨揮揮手。

藺晨愣著下意識的舉起手回揮,在長蘇繼續說話後才趕緊按下錄音鍵。

『中午時分不曉得大家吃飽了沒,今天DJ小梅收到一則請求,是來自梅花酥要點一首歌鴿子星球的粉子蛋先生,沒有多說什麼,就只是要點歌呢。』

藺晨似乎是發現長蘇可能不會播歌,自己這方可以控制,但長蘇也沒交代些什麼。緊張的站了起來。

長蘇示意藺晨不要緊張的坐下。

『就讓我們來聽這首梅花酥點給粉子蛋的──』

 

『全世界我最喜歡你』

 

才剛聽見長蘇報歌名,藺晨就知道長蘇想表達的是什麼。

這一首是歌名,也是副歌歌詞。

「全世界我最喜歡你,可是你都不知道。」

下意識的唱了出來,就發現與耳機內的聲音重疊……等等!是長蘇的聲音?

他幾乎是貼向玻璃,果然是長蘇在唱歌。

確定錄音鍵是按著,螢幕上的音軌有聲音刻劃,他跑向隔壁。

 

「全世界我最喜歡你,可是你都、藺晨?」

長蘇唱得忘我,沒有注意藺晨跑了進來,從身後抱住了自己。

「我現在知道了。」

藺晨將臉埋入長蘇頸項,在長蘇耳邊輕語。

而長蘇則是回頭,以吻來做為了解的回覆。


「為什麼是DJ小梅阿。」

傍晚兩人一同回到家吃飯時,藺晨突然想了起來。

他已經將長蘇的錄音黨剪輯好了,作為一輩子的收藏他燒成了光碟還備份在很多地方。

「是藺叔叔這麼叫我的,以前會叫我小殊,後來改了名字就說叫小蘇會搞混,所以就叫我小梅。」似乎是覺得那暱稱有些難為情,長蘇說的時候有些小聲。

「那我也叫你小梅好了。」藺晨輕笑,但長蘇卻大聲反駁。

「不行,你叫我長蘇就好,因為只有你,叫我長蘇。」

藺晨拉過長蘇的手,安撫他的心情。

「好。」

 

***
藺晨說的果然沒錯,調藥後他睡得比較沉。

雖然藺晨出門不會吵醒長蘇,不過鬧鐘是聽習慣的,長蘇仍然是能在六點前起床。

 

『這裡是DJ 晨晨,大家早安,我們今天又在空中相見了。』

「藺晨,早安。」長蘇從電鍋中拿藺晨為他熱好的牛奶。

剛烤好的吐司抹上果醬。

 

一切都改變也一切都沒變。

他仍是聽著藺晨的聲音掀開一天的序幕。

 

『大家吃早餐了嗎?讓我們先聽一首愉快的歌,來開啟美好的一天吧。』


评论(6)
热度(27)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