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阿影
【HQ兔赤+全員】畢業季

櫻花飄落,粉色落在梟谷灰色的西服上,看起來非常協和。
作為一個畢業的好天氣,太陽十分耀眼。
被櫻花樹接下卻仍有許多光通過樹葉的間隙,在每個人的笑臉上又撒上了光點。

排球部的人除了赤葦和尾長以外全都是三年級。
就像是理所當然般,赤葦會從副主將升做主將,而尾長則是副主將。
今日的排球隊員每個人都穿著制服,灰色的西裝在他們身上不會比隊服來的遜色,但卻是隊服最適合他們。
雖然只有小見和猿杙同是二班,其餘的人皆不同班,但在典禮過後他們還是很自然地湊在一起。

「木兔前輩,恭喜畢業。」
赤葦露出淡淡的笑容向木兔遞上祝福的花束。
「謝啦,赤葦。」木兔接過花束,笑得爽朗的向對方道謝。
雖然能看見赤葦的笑容也不錯,但是總覺得在畢業典禮可以看見赤葦露出不捨的表情或是大哭一場好像更符合。
木兔不禁皺起了臉,手也摸上了赤葦的臉。
沒有使力的又捏又拉。
「木兔前輩,請問您在做什麼?」
心裡想著對方要畢業了所以讓著他,但赤葦還是決定把疑惑問出口。
「赤葦笑起來很好看。」
「您說過很多次了。」所以他剛剛也笑了。
「赤葦,你有不捨我們的離開嗎?」
木兔皺起眉頭的把赤葦的嘴角拉下又提上的,赤葦終於受不了的拉下了木兔的手。
「我當然不捨得你們,排球部要招募新血,不然只有我和尾長了。」
一想到之後要做的事,赤葦就覺得有些頭痛。
但是他還是覺得在這種值得祝賀的好日子,不用向前輩們提這些。

「可是赤葦,尾長居然哭成那樣了,所以我想說你要是能夠那樣大哭一場,我也好可以安慰你啊。」
木兔向赤葦指了一旁被木葉他們包圍的尾長。
作為全隊裡的一年級,平時也是很讓人放心,就像是鷲尾那樣沉穩的存在。
此時卻是哭得說不出話。
正在被前輩們輪流摸著頭和背的笨拙安慰著。
「不用擔心,以你的實力當副主將很可以啊!」小見拍著尾長的背說著。
「還有赤葦在阿,又不是大家都離開了。」木葉趁機大力揉著尾長的頭。

「木兔前輩也趕緊去安慰一下尾長吧,有您這麼強力的主將稱讚,一定會給他打了一劑大大的強心針。」
「喔喔!好!」木兔聽了赤葦這麼說覺得很對,於是他很快的跑向尾長他們。
但又突然想到,為什麼赤葦不一起過來?

「赤葦一起……咦?」他再回頭時,赤葦就不見了。

***
赤葦不知不覺的走到了體育館。
鑰匙是他在保管的,所以他可以開門進去。

下意識地從器材室裡拿出排球,西服外套一脫,把襯衫拉出來就對著空中開始托球。
他知道自己其實是在鬧彆扭。

在這種日子裡哭一場也不會被笑話,也不曉得自己在矜持什麼。
雖然自己的情緒平時是很少表達出來,但是該笑的時候他會笑,比賽贏了他也會開心地大吼。
即使情緒起伏多了一些也是沒有關係的。
就是在鬧彆扭。

所以他在看見尾長坦率地哭出來,然後被前輩們包圍著安慰時,他是有那麼心頭一緊的。
如果他也可以那樣就好了。
「真是難看。」
他不禁笑了自己,手指托出去的球也歪了,要去撿球時才發現原來眼眶早有淚在打轉,只是因為抬著頭所以沒有讓淚落下。
才想抬手把眼淚擦掉,他就聽見外頭傳來了聲音。

「門是開的,我就說會在這裡。」是木兔的聲音。
接著是些打鬧聲,說著即使最後一天也要用打排球來完結才好之類的話。
看樣子是大家一起來體育館準備打排球了。

赤葦擦著眼淚卻發現眼淚根本停不下來,可惡、剛才怎麼不哭。
走投無路的赤葦最後決定奪門而出,在大家進來之前。
他深深的吸一口氣,心裡倒數後就往外衝。

──只是沒想到一衝就衝入一個結實的胸懷中。
「抓到你了。」

「你們先進去打吧,我處理一下。」
木兔招呼其他人先進體育場,自己則是帶著赤葦到了體育場旁的空地。
他感受到懷中的人正在吸著鼻子。
「是因為不想在我們面前哭嗎?」木兔輕輕的撫著赤葦的頭髮。
懷中的人搖搖頭。
「那麼就是不想讓我們覺得困擾對嗎?」
赤葦驚訝的抬起頭,面對的是對方一臉我猜對了吧的驕傲臉。
「就像赤葦了解我一樣,我覺得我也滿了解赤葦的。」

木兔輕輕的抹去赤葦的眼淚,又拉了拉赤葦的臉頰。
「我們就要畢業了喔,吶、梟谷的主將就是你了,未來的排球隊將交給你帶領,當然赤葦那麼厲害一定是沒有問題啊,所以我們都不擔心。」
木兔鬆開抱著赤葦的手,小小的向後退一步。
他想把接下來赤葦的表情全看得清楚。

「但你一定有很多怨言吧,赤葦,這是我現役主將最後一天的最後一個命令,全說出來吧,我什麼都會聽進去的。」
木兔張開了雙手,一臉任你宰割的表情。

赤葦吸了吸鼻子,「最後一天了才擺出主將的架子。」
赤葦笑了,但隨即是更多的眼淚奪眶而出。

「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能不能當好主將,你們都走了只剩下我跟尾長,好像是理所當然的我當了主將而尾長則是副主將,那麼剩下的人全是新生,我根本不知道能不能招到新生,萬一沒招到人梟谷男子排球會不會就毀在我手上了?」

赤葦講話的聲音越來越大聲,伴隨著眼淚、伴隨著哽咽。

「白福學姐和雀田學姐都走了也沒有招募新的經理,所以經理也要從頭開始,萬一沒有經理我有辦法兩樣工作都做起來嗎?如果真的有招到經理,那經理的事情我有辦法好好教授嗎?」

聽到經理的事木兔一震,這的確是他們沒有為赤葦設想好的事。
下意識地想再把赤葦抱入懷中但赤葦只是隨意的抹去眼淚後又繼續說。

「雖然每次木兔前輩都很任性、很容易因為心情讓打球的狀態變得很好或很壞,但是您是一個很好的主將,所以才能夠帶領排球隊打入全國大賽,當然也是因為其他前輩也都是很溫柔的人的關係,整個排球隊才會總是充滿著笑聲,這麼溫暖的排球隊就是因為有你們在。」

接下來的幾句話,赤葦幾乎是邊哭邊喊出來。

「但是你們卻要離開了,一起離開了,我真的有辦法讓接下來的排球隊擁有你們給予的溫度嗎?擁有你們一起時的強大嗎?我不知道……嗚……我真的不知道……」
簡直像是平時沒有起伏的情緒一口氣大爆發一樣。
讓木兔不捨的抱住了赤葦,任由對方繼續的大哭。

而一旁卻也傳來了其他人的哭聲。
說好在體育館內打球的人其實全都跑出來在偷聽木兔和赤葦的談話。
他們還以為會看見什麼充滿粉紅泡泡的畫面,沒有想到卻是這樣令人心疼的場景。
令他們放心的後輩就是因為太令人安心,所以才忽略了他可能會不安的事。
他們都太過仰賴赤葦了。

但對赤葦來說,也許是他自己太過依賴前輩們。

除了木兔以外,其他人哭得比打輸了比賽還要慘。
主將的肩膀就是這時候在讓大家靠的。

但是前輩們還是很快就止住了眼淚,他們將尾長和赤葦圍在中間。
輪番的摸摸他們的頭。
「你們很強,不用擔心。」

赤葦吸吸鼻子,終於撫平自己的情緒。
他看了下身邊的隊友們,總算是露出一個安心的笑容。

「恭喜你們畢業。」

评论(4)
热度(33)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