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阿影
【HQ兔赤】純情模式

*純情處男形式(?)
*用了比較多暗示的形容詞,很黃,這點要注意
*肉只有一小段,而且沒做XD
*自己腦補的沒交往→交往的過程,但就是純情處男形式(又說一遍XD

**********************

也許是本能,在他回過神時,視線早已追著他不放。

被汗水浸溼的髮伏貼在臉上的部份、手指托球過來時的伸展;
以及,大喊著「木兔前輩的時候」
他追逐著球,有時也不小心只追著托球來的人。
總在意識到時,下身已有了反應。
但什麼都不能做,只能夠先發洩在扣球上。

「碰!」
球落地的聲音響徹整間體育館。
「木兔前輩,扣得漂亮。」赤葦向木兔走去,但木兔只是很緊張的大喊──
「我去一下廁所喔!」
木兔急忙地離開現場,由於太過突然,讓現場的人都愣了下,隨即笑罵。
「這麼年輕就膀胱不夠力,很糟糕喔。」小見拿毛巾擦著臉,拋了瓶水給猿杙。
「剛不會是站起來了吧?」木葉笑木兔精力太旺盛,隨即被鷲尾拍了肩膀。
「還有女生在。」鷲尾搖搖頭,讓木葉嚇得摀起嘴巴。
還好經理們沒有注意他們在說些沒營養的話。

而木兔回來後又被大家損了一頓。

***
僅有赤葦在一旁陪著他練扣球不知從何時開始,成為了理所當然的事。
要關門也要開門,所以體育館的鑰匙放在赤葦那裏,因為木兔怕自己會弄不見。

這天也是到了該關門的時間,體育館只剩下木兔和赤葦。
木兔正在補充水分,而赤葦把排球柱旁的護墊拆下。
「今天也謝謝你陪我,每次都剩你陪我練習。」
木兔用手臂胡亂地擦擦嘴巴,聽著從器材是那邊傳來小聲地不會。
即使小聲,但因為很晚,體育館裡又只有他們兩人,所以聲音是聽得很清楚的。
這種時候才會特別意識到,只剩下他們倆人。

糟糕了,下面又有反應了。
還好運動褲比較寬鬆,目前的情況也沒有很明顯,木兔稍微拉了拉褲子。
為了讓自己趕快冷靜一下,木兔趕緊到外頭吹風。
「赤葦我在外面等你喔。」
「好。」赤葦巡視了一下,確定該歸位的都歸位了,該關的也關了才把電燈關掉,雖然一出來就看見木兔不曉得為什麼在做伏地挺身。
不過想想也許是精力太旺盛吧。
赤葦決定不過問的轉身鎖門。
「好,門確實鎖好了,木兔前輩,我們走吧。」
「喔?好、走吧。」木兔抓了背包就湊到赤葦身邊。
「覺得肚子有點餓。」大概是放鬆了,赤葦突然覺得餓。
「那等等去便利商店買個飯糰好了,今天我請你。」木兔咧了個笑,一臉我很有學長風範對吧的得意表情。
赤葦輕聲道謝,在走之前他調整了下背帶,重新把包包背好,這時候的身體自然地往另一邊傾了一些,也讓木兔的手指碰到了赤葦的手。
頓時木兔就像是觸電一般的把手抽了回來,速度快的讓赤葦嚇了一跳。
「怎麼了嗎?」赤葦沒有注意到木兔的手碰到他的事。
「剛才手指碰到了,有點靜電的樣子、哈哈」
木兔摸了摸自己的手指,他知道剛才才沒有靜電。
是碰到對方的手讓他覺得太像是要牽手了。

糟糕,剛才冷靜下來的下身又有了反應。
木兔又拉拉褲子並用包包遮著褲檔的位子。

還好目前都不是把帳篷搭得太明顯。
不過才只是想著可能要牽手就這樣,真的牽到手不是就完全站起來了嗎?

就在木兔戰戰兢兢的時候,便利商店已經到了。
赤葦馬上鎖定御飯糰的位子,跨大步伐的過去了。
這也讓木兔鬆了一口氣,這樣他可以趕快用冷氣讓下面消火。

他走到零食的部分隨意看看,腦中一邊想著自己最近真的是快要把持不住了。
但是要是真的完全站起來被赤葦發現,一定會被認為很噁心。
以後再也不理我再也不托球給我再也不叫我木兔前輩怎麼辦?
越想越難過的木兔直接進入沮喪模式。
他蹲了下來,盯著眼前的期間限定POCKY放空。

在赤葦挑好飯糰要跟木兔說時,赤葦發現了蹲在POCKY前的木兔。
看起來似乎有些難過。
該不會是因為想吃限定的POCKY但是承諾要請我吃飯糰所以錢不夠了?
赤葦不禁想著原因。
他稍微蹲了下來,說話的位子就在木兔的耳邊。
「木兔前輩,錢不夠的話我飯糰自己買就好了。」
赤葦的聲音就在耳邊,氣息也在耳邊。
他一說完就自己去結帳了,沒有意識到剛才那一招的殺傷力有多強大。
木兔這是真的站起來,但也不能夠站起來了。

完了,帳篷搭的最大的一次。
等到赤葦結完帳過來就真的是Game Over了。

不行不行,他還想跟赤葦一起開開心心的打排球!
絕對不能讓他發現。

木兔下定了決心,用包包遮好褲檔,直接往外一衝。
「我先、回家上廁所喔!」

赤葦結好帳時,只聽見空中殘留的尾音,和木兔越來越遠的背影。

***
要說梟谷學園裡誰最了解木兔光太郎這個人。
問十個,十個人都會跟你說是二年級的赤葦京治。

作為最了解木兔的赤葦根本就不會沒發現木兔的異狀。
他也不得不去正視,畢竟情況已經有些影響到練習了。
雖然平時就常常因為情緒狀態影響到了,在這種情況下唯一認為好的地方就是其他人仍然能夠繼續練習。

他知道木兔的心意,畢竟像木兔這麼表裡如一的人要藏什麼情緒還真的是藏不住。而對方也時不時的說出
「要是沒有赤葦該怎麼辦」、「最愛赤葦」之類曖昧的話。
縱使曖昧的話語不過是因為一時情緒高漲說出的,他也很開心。

對,他也喜歡木兔。

但相比木兔,赤葦則是一直把這份感情放在心底。
總是想要在確定一切之後,再來做告白的打算。
不確定事誰的情感先滿溢出來。
但誰比誰先喜歡上,並不是一件重要的事。

在他成為他的副主將後,在他能夠令木兔的情緒恢復後,一切就像是理所當然。
但是,沒有人告白。

最近木兔的情況表現得特別明顯,他很開心,畢竟他也是高中男子,
自然知道木兔是起了生理反應,而不想讓他知道。
於是,他下了一個決定。

***
依舊是兩人練習到最後,赤葦讓木兔將排球柱的護墊拿去放在器材室。
然後他快速的跑去先把體育館的門鎖起來,接著把燈關起來快速地跑向器材室。
在木兔根本沒有意識到發生什麼事之前,就進入器材室並把門反鎖。

「赤葦,怎麼了嗎?」
木兔有些驚嚇,畢竟赤葦所做的事情就像是外頭出現了殺人魔或是喪屍。
「木兔前輩,請您站在我面前。」
「喔……好?」第一次看見赤葦那麼認真的表情讓木兔有些嚇到。
只好呆愣愣地照做,不然他總覺得會被對方殺掉。
「接下來不管我做什麼,都請您不要亂動。」
木兔點點頭,他給自己一點信心,赤葦不會想要殺掉他的。

赤葦首先握住了木兔的雙手。
又是如同觸電一般的感受讓木兔下意識要收回手,但是已經答應好赤葦了,所以他沒有亂動。
接著赤葦將手指伸入對方指縫,完成了十指交扣。
木兔瞪大眼睛,他隱約知道赤葦想做什麼了,的確也是,赤葦那麼了解他,怎麼會沒發現他最近奇怪的行為。

……果然還是因為用尿遁的方式太多了對吧。

木兔知道自己已經有了反應,但是不能亂動,手也捨不得收回來。
只好任由下身自然站起。
赤葦接下來將臉湊得很近,近得兩人的鼻子幾乎碰在一起。
木兔還以為赤葦會親下來,哇,都聽見自己心臟的聲音了。
赤葦的頭一撇,往木兔的耳邊說話。
「木兔學長,您喜歡我嗎?」

赤葦將手鬆開往後退了一步,木兔愣在原地,他沒有想到對方會突然問他這個。
從褲檔可以看見很明顯地隆起,木兔趕緊回過神。
「喜歡!我最喜歡赤葦了!你看,只有赤葦才會讓我硬硬的!」
木兔指了指褲檔,但赤葦沒有說話。
這讓木兔覺得他是不是說錯話了。

「……噗」
不知道過了多久,赤葦不小心笑了出來。
「咦?」木兔不是很清楚目前的情況,他一臉懵懂。
赤葦則是越笑越大聲,笑得眼淚都出來了。
木兔是第一次看到比賽贏了以外這樣笑得開心的赤葦。
他也跟著一起笑,同時可以感受到,下身是越來越硬了。
「我也喜歡您,木兔前輩。」赤葦收起了笑聲卻沒有收起笑容。
「笑起來的赤葦最好看了。」
木兔開心的伸手將赤葦抱入懷中,原來,兩情相悅的感覺那麼好。

→→→→後續請點這裡←←←←

评论
热度(62)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