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阿影
【HQ牛天】夢遊

這是同居20題的13.夢遊

________________

最近發生一件奇怪的事情。

擠上牙膏,牛島一邊刷牙一邊思考著那究竟是夢還是現實。

 

……偶爾半夜會在床的另一邊看見天童的存在。

但是,起床之後隔壁又什麼都沒有。

其實一張單人床要睡兩個身材高大的高中生是有點困難,但就是因為他們身材高大,所以床都比一般單人床再大一點。

 

將口中的泡沫漱掉,牛島拿了毛巾擦臉完成盥洗。

他想大概是夢,不然天童為什麼要特地跑到他房間睡覺,然後在他起床之前又跑回去,這樣未免太累。

 

「若利,早安啊,一起去吃早餐?」

才剛出門口就看見天童,在看見那總是無憂無慮的笑容後,牛島丟開這莫名其妙的煩惱,向天童道早安然後一起前往食堂。

 

***
「若利你聽我說,昨天我看了一個節目,他在說一些奇怪的效應或是現象,像是什麼曼德拉效應之類的,雖然有些難懂,但是看著看著還挺有趣的。」

天童剝下螺旋麵包的尾巴,沾了中間的巧克力鮮奶油吃。

講話的時候還會拿著麵包在那邊轉啊轉的。

牛島將溫泉蛋用破,舀起一口有和著蛋黃的咖哩放進嘴巴。

眼睛直直地看著天童,偶爾會被他手中的麵包帶跑,因為他很在意鮮奶油會不會流下來。

 

「好像有別集是說關於做夢會磨牙或是夢遊之類的,剪輯版好像有在YouTube上面喔,我再把連結傳給你。」

牛島點點頭,視線又放回天童臉上。

他好像聽見什麼關鍵字……夢遊?

「咦?若利我臉上有沾到巧克力嗎?」

天童趕緊拿衛生紙擦擦嘴巴,牛島才搖搖頭說不是。

 

「有點興趣,那個影片。」

牛島將飯吃完後,想著要不要再去叫個飯糰。

「那我等等就發給你。」

牛島很少對天童說的東西真的有反應,其實天童也只是愛講而已。

但是真的有提起對方興趣的話,他還是會很開心的。

 

***
晚上回房間看過影片之後,牛島在洗澡時一直想著如果天童真的是夢遊怎麼辦。

是不是應該在早上跟對方說清楚,確認天童知不知道自己的行為然後做治療?

不對,應該先確認天童是不是真的有來過他的房間。

於是他在晚上,就像是守著聖誕老人的孩子一般,裝睡等待對方到來。

 

果不其然,他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

腳步聲逐漸靠近,接著他感受到一旁的床有下沉的感覺。

他裝作翻身的想要確認來者是不是天童。

 

……果然是天童,平時梳起的紅髮放了下來,柔軟的貼在臉上。

睡著的樣子非常的乖巧,大概是因為安靜了。

不過夢遊的情況是到另一個人房間睡覺,那應該是滿安全的?

牛島開始想著影片裡的內容,有提到不能叫醒夢遊的人。

於是那一晚,牛島便看著天童的睡臉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再醒來時,身旁的天童果然不見了。

 

「若利,你餓了沒,一起吃飯?」

他一走出房門,一如往常地被天童叫住。

「天童,今天拿飯到我房間一起吃,有事想跟你說。」

牛島皺著眉頭想了下,決定在房間說比較好。

不然在食堂容易遇到其他人,尤其是五色容易遇見。

 

「好啊,若利好神祕喔。」天童笑著,還一邊哼著歌,感覺心情很好。

 

***
「天童,你知道你自己會夢遊嗎?」

牛島不拐彎抹角的直接問出問題。

這讓天童驚訝的差點讓手上麵包掉下來。

「若利,這句話的意思是你看見我夢遊嗎?」天童有些驚訝,他緊緊盯著牛島,眼睛睜得很大。

但牛島沒被嚇住,只是緩緩地點頭。

「好幾天了,昨天才確定你是夢遊。」

「確定?若利你老實告訴我,我夢遊時做了什麼?」

天童覺得有些崩潰,他突然想起他曾聽見老師懊悔自己酒喝多了什麼事都記不起來的糗事,而他雖然沒喝過酒,但卻能感受相同的窘迫。

應該不會全裸亂走吧?

牛島看著摀著臉的天童,心一橫覺得說出實話是最好的。

「你跑來跟我一起睡覺。」

「只有睡覺嗎?有對你做什麼嗎?」天童驚訝,原來牛島是受害者。

「只有睡覺,還會自己跑回去。」

他看見天童像是鬆了一口氣的放鬆全身的力氣,嘴裡說著太好了。

「若利真是抱歉,給你惹麻煩了。」天童雙手合十的對牛島賠不是。

牛島只是搖搖頭。

 

「天童,夢遊是有原因的,也是可以治療的。」

牛島拉下天童合十的雙手,示意他不用道歉。

「有可能是睡不好,不如你直接跟我睡一陣子吧。」

牛島將吃完的碗盤放到一旁,非常認真地看著天童。

 

天童思考了一下,覺得這是個不錯的提議,便答應了。

「謝謝你,若利!」

 

 

***
「真的不會太擠嗎?」

天童洗過澡後,直接抱著自己的枕頭來到牛島房間。

「你都睡過那麼多次了。」雖然沒有意識。

「我不記得阿。」天童笑了幾聲,也許是因為頭髮放下來的緣故,天童此時的笑容溫和許多。

牛島不禁伸手揉揉對方深紅的髮。

 

「來睡覺吧。」

牛島先爬上床,他睡得靠內,把位子頭出來給天童睡。

「若利,我有抱東西的習慣,可以抱著你睡嗎?」

天童搔搔臉,他自己也知道這提議有些突然,也許牛島會覺得噁心而不願意。

 

夢遊也許是因為睡眠品質不好造成的,這話突然從牛島腦中冒出。

於是他答應了天童的要求。

「晚安,若利。」抱著牛島的腰,天童一臉滿足的閉上眼睛。

牛島下意識的回應天童的擁抱,將天童往自己懷裡拉了一些。

他希望天童可以好好睡、睡得好。

「晚安,天童。」

 

 





***
然而事實的真相只有天童自己知道。

沒有夢遊、沒有睡不好。

不過是藉由夢遊將自己偷偷做的事情合理化。

 

而現在,更是對方主動提出的。

如同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天童喜孜孜的收下了。

评论(6)
热度(61)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