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阿影
【HQ影日/大菅/兔赤】廁所沒衛生紙

這是同居20題的出題人(應該是吧?)追加的第21題.廁所沒衛生紙

___________________

有的時候就是會遇上這樣的窘境。
日向坐在馬桶上,盯著見底的尾聲紙捲冒冷汗。
這個意思是……他面臨無法擦屁股的緊急事態嗎?
 
他冷汗直流,其實影山就在外頭,他只要喊一下就可以讓對方把衛生紙拿進來。
或是拿起帶進來消磨時間的手機,傳則訊息給對方就不用開口了。
但是很尷尬阿。
日向捏捏臉頰,想了一下決定先稍微站起來沖馬桶,這樣至少味道不會那麼重。
「只能拚速度了吧。」
日向在腦中想像等等讓影山把衛生紙捲拿來,然後他快速地開門,快速的把紙捲奪過來再快速地關門。
感覺好像可行!
 
先拿起除臭噴霧在四周噴過之後,日向才打開通訊軟體。
有些戰戰兢兢的點開影山那一欄。
 
沒想到才剛打開就看見對方傳來訊息。
『呆子!你該不會在裡面熱暈了吧?』
熱暈?日向看見這個字眼才反應過來的確,在密閉的廁所裡真的是非常悶熱。
但是因為他剛才太緊張了,所以沒有意識到。
『沒有啦!那個……影山……』
日向嚥了口口水,在對方發來一個『幹什麼』的貼圖後才繼續打上。
『你可以我拿新的衛生紙捲進來嗎?剛才要擦的時候才發現沒有了,謝謝!』
為了討好影山,日向還用了一個下跪拜託的貼圖。
但對方已讀了兩分鐘左右才傳來回覆。
『…開門。』
才剛看見訊息日向就聽見廁所門被人急促的敲著。
「日向呆子!開門!」
影山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生氣,這樣讓日向感到更害怕了。
「不要!」
放影山進來說不定會被殺掉,這是日向的第一想法,馬上就脫口說了不要。
「你不是沒有衛生紙,幫你拿來你還不開門是想永遠待在廁所裡面嗎?」
影山敲門的方式幾乎變成捶門,讓日向以為門會被影山捶出一個大洞。
「你幹嘛那麼生氣?你還生氣我就不要開門。」
日向坐在馬桶上,本能地開始找尋逃脫辦法,但根本束手無策。
這時他發現手機還拿在手上,下意識就點開了澤村的欄位打了個「隊長救命。」
 
澤村很快地就回覆了訊息,問著怎麼了?
『我快被影山殺掉了!』
 
***
「所以昨天我和菅就趕快去他們家。」
影山看見他們突然登門拜訪還嚇了一跳,以為是不是有約好被忘記了。
一問之下才知道是日向情急之下胡亂求救才讓澤村和菅原一同趕到影山和日向居住的地方。
影山更生氣了,捶著廁所的門的力道簡直就像是要拆房子。
 
「只好讓菅去安撫影山,我趁機拿衛生紙給日向。」
澤村沒好氣地擺擺手,田中聽了邊大笑邊揉揉日向和影山兩人的頭。
「還真是給前輩添麻煩啊!」
「誰叫影山那麼愛生氣」日向不滿的咕噥著,他不過就是沒有衛生紙了而已。
「呆子!日向呆子!」什麼叫做他愛生氣,到底知不知道他的苦心,他是真的怕他就在廁所裡被悶死了。
田中的手還放在兩人頭上,見兩人吵起來便順勢將雙方推開。
「你們是不怕不能練習嗎?」田中偷瞄著澤村,還好他正在和菅原說話就沒有看過來,看樣子休息時間稍微吵是沒有問題的,田中順勢將兩人帶到外頭,讓他們自己把話說清楚再進來。
 
「我是一位多好的前輩阿!」田中覺得自己做了一件好事,開心的哼著歌回到體運館內了。
結果還是聽見相同的話題。
 
「大地,如果是你沒有衛生紙的話,連訊息都不用傳,喊一下就好了喔。」
菅原拍了一下澤村的肩膀,很是爽朗的說著。
「謝謝,菅,可是我們是把備用的衛生紙放在洗臉檯旁的小櫃子裡,所以大概不會有這種時候。」澤村搔搔臉,菅原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實在是很難讓人拒絕。
雖然就是上個廁所而已,進來方不介意倒就沒關係了。
不過還真是挺難為情的。
他也知道日向大概就是因為覺得難為情才會打訊息給影山。
那影山生氣的理由到底是什麼?
「大地,那就是少年的細膩心思啊,影山這個孩子就是在腦袋想很多的類型,他大概是介意為什麼日向不大喊吧。」
明明說出口就能解決得事情,明明平時很容易把自己的想說出口的人,這種小事怎麼會說不出口呢。
 
「腦中想很多的人,讓我想到了梟谷的二傳手。」
***
「孤爪,你今天心情好像不錯。」
集訓開始,今天的烏野也會遠從宮城來到東京,率先集合的東京學校已經先開始練習。赤葦看見孤爪似乎看著手機在微笑,看起來又不像是遊戲贏了那麼簡單。
「有嗎……大概是翔陽太有趣了。」
表示自己是在看日向傳來的訊息,孤爪稍微向赤葦現了一下手機畫面。
「赤葦,如果木兔前輩在廁所裡沒有衛生紙呢你覺得他會怎麼做?」
赤葦疑惑的看了一下突然問問題的孤爪,但隨即便想到大概跟日向傳給他的內容有關係。
「我們還沒有遇過。」因為他都會勤奮的在補充衛生紙,怕的就是輪到木兔的時候沒有衛生紙所造成的麻煩事。
赤葦稍微偏過頭想了一下,「但我想木兔前輩大概會毫不害臊的大喊『赤葦──沒有衛生紙了!』這樣吧。」
孤爪點點頭,他心裡想的畫面也是這樣。
 
此時木兔和黑尾一同走了過來。
「你們在談論什麼有趣的事情嗎?」黑尾看孤爪心情好像不錯。
「我感覺到赤葦在叫我。」木兔一直對黑尾說他感受到赤葦在叫他或說他的名字,所以他們才會走過來。
「這傢伙如此深幸自己的雷達,赤葦,有嗎?」
赤葦雖然不是很向看木兔過度得意的樣子,因為也很麻煩,但是不可否認的就是他的確就是在談論他。
「有,我們在說如果木兔前輩在廁所裡沒衛生紙了會有什麼反應。」
「那傢伙肯定是吵死人的大喊大叫吧,叫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沒有衛生紙。」
黑尾指了指木兔,一臉肯定地說道。
「剛才我們也是這樣認為的。」孤爪輕聲地說。
「赤葦也是這樣想的嗎?」
木兔一臉不服氣的看向赤葦,這讓赤葦突然不明白木兔的反應。
那瞬間,赤葦的腦袋快速地思考著為什麼木兔會露出那種表情,是他認定自己肯定不會大吼大叫嗎?
大吼大叫是比較直接的方式,他覺得不是難道他認為自己是會用比較婉轉的方式拜託嗎?
婉轉、委婉……難不成是傳送訊息。
他突然想起剛才孤爪給他看的手機畫面,有那瞬間他有看到日向所使用的方式,就是用傳訊息。
會這樣是因為害羞嗎?
木兔前輩會因為這種是害羞嗎?
 
0.5秒的思考他得出了一個最有可能符合木兔所想的方法。
「木兔前輩對其他人大概是會大喊沒衛生紙之類的,但是如果是我的話,可能連讓我進去都不肯,最好是讓我放在門口,前輩自己開門伸手拿更好。」
 
像這樣平時顯得自然大方的人,越是容易在一些奇怪的小地方有奇怪的堅持。
日向也好、木兔也好,大概都是不想讓喜歡的人看到自己在廁所吧。
 
聽了赤葦的回答,木兔的眼神綻出光芒。
「不愧是我的赤葦,超級了解我嘿嘿嘿!」
原先有些沮喪的表情直接掃光,認為自己目前狀況好的不得了的把黑尾又抓去練習扣球。
 
孤爪看著離去的兩人再看看隔壁明顯鬆了一口氣的赤葦。
「真不愧是赤葦,木兔前輩攻略本。」
赤葦聽著孤爪那孤爪式的稱讚,輕輕的嘆了口氣。
 
剛才用日向當例子思考挺不錯的,感覺能從日向那裏得到許多例子。
「晚點日向來的時候,再找他聊聊好了。」
 

還在宮城的日向打了個噴嚏。
「哈啾──」

评论(6)
热度(81)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