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安安,我是時逆 影
叫我阿影就可以了喔 ´∇`

特傳
冰漾不可逆
其餘cp :碎歲、白黑、雷西、凡亞

琅琊榜
藺蘇和少量靖蘇,親情向藺蘇流(一家三口)

如果喜歡我的文的人可以前往天空

還有許多特傳文放在那裡。
http://blog.yam.com/gt456789
阿影
【陰陽師】花瓣、只交代【酒茨】

*這篇是以遊戲裡的故事與資料改編而成的,部分捏造有。
*茨木真的好可愛喔QAQ(自己說

*這是送給我一個朋友的生賀文,也送給每個茨木還沒來的人

相信很快就會來的!

*********
花開花落,那掉落的花瓣伴隨著誰的思念?
他曾聽人那麼說著。

「回來了?」
夜幕低垂,青燈訴說來人。
晴明和博雅正小酌著,每當這時間,她才會心滿意足的回來。
「我回來了,晴明大人,今天的故事也很有趣。」
日落時分,逢魔之時。
青行燈總會前往現世,在一處荒廢的小屋子裡,聽著那在樹下說書的人,抽出一張又一張的故事卡,以生動語氣說著有趣的故事。
她喜歡聽故事。
和那準時坐在樹下等著說書人的孩童無異。

「今天聽了什麼故事呢?」
博雅替晴明添了杯,他笑著。
「青行燈每次回來你都叫她說一遍,怎不和她一起去那樹下。」
「晴明大人那是溫柔,我愛聽故事,也愛說故事。」
青行燈勾起一抹好看的笑容。
「今天,是這樣的故事。」

***
曾有一孩童,在母親肚裡待了十六個月。
出生後便長找一口利牙。

…咯咯咯

村人們喊他——
「鬼孩子。」

孩童遭父母遺棄,在一次偶然嚐到人血後,開始對血味著迷,並偶然從河的倒影發現自己早已不像人。

聽聞大江山上有一鬼王,威猛盛名。
聞著血的味道,孩童咯咯笑的前往。

「其妖名酒吞童子,實力超群,頭腦聰明,冷靜謹慎,一舉一動皆令人不戰而慄。」
前往大江山的路上,他為即將能見到酒吞童子而興奮異常,他聽聞身旁妖怪碎語,聽著妖怪們傳唱,啊,酒吞童子,是何等的強大。

***
「那邊那坨毛呼呼的是什麼?」
一日,酒吞童子在山腰的森林裡見著一坨白色毛團,捉起來看才發現是一隻小妖怪。
睡的太香甜讓他就想欺負。
葫蘆中倒出的酒就往那白毛小妖嘴中灌。
「咳咳!!!咳咳咳!」突來的辛辣味嗆的小妖直咳,好一會兒才抓著衣袖擦著嘴。
眼裡閃著光芒,衝著酒吞童子就是一個大笑。
在人類眼中的利牙在酒吞眼中就是還沒長好的小乳牙。
「酒吞童子!」
「你是哪來的?」
酒吞將人放下,這毛團一醒就狂動,也不好抓。
「茨木村!不過沒有名字,以前總有人叫我鬼孩子。」
小妖偏著頭,似乎想不起自己究竟是什麼名字。
「茨木,就叫茨木童子吧。」不然沒個名字也難叫,他倒是挺中意這小妖,毛呼毛呼的。
「我叫……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開始繞著酒吞跑,開心的讓酒吞有些煩。
「所以,茨木,你來這裡做什麼?」酒吞環起手,伸出腳便將雀躍的茨木攔下。
「我來找您!酒吞童子,請讓我跟隨您!」
酒吞聽了只是笑了幾下,抓了茨木到臉前湊。
「長了一口不錯的牙齒,這臉再大些說不定也挺標緻,你看上去總比其他小妖順眼,就讓你留在本大爺身邊吧,好好成長」
他看見茨木露出個大笑容,哼了聲就將他丟下
「跟來。」
一轉身卻沒聽見那預料中的一聲好。
這才發現茨木坐在地上,摸著肚子。
「上山沒吃東西?」
「吃了一些小妖怪。」
茨木扁扁嘴,那些妖怪的血都不好喝,倒是眼前酒吞童子,渾身散發著好聞的味道。
這就是眾妖之頂嗎!

「自己也是小妖說別人小妖,不過你在資質的確不同,跟來,本大爺那裡有的是好吃的。」
茨木一聽酒吞說有好吃的便快速的站起來,欣喜的跟在酒吞身後又是繞阿繞的。


***
當酒吞意識到的時候,已經成天跟茨木在一起,他帶著他在山頂的林子裡修練教導他身為妖怪該知道的事,以及在每個黃昏,一同在樹下喝酒讓茨木聽著他說故事。

昔日的小妖成了酒吞的左右手,妖怪們眾所皆知,酒吞同子的身旁多了一位能夠與他匹敵的茨木童子。
即使去京城挑釁貴族們而少了一隻手臂,他仍是一名強大的妖怪。
「我……真的可以當你的朋友嗎?」
又入春了,平時倚靠的大樹開出了朵朵小花,粉嫩的花瓣隨風飄逸,落入手中、酒杯裡。
「本大爺說可以就可以。」酒吞覺得有些不耐煩,茨木已經翻覆問這個問題好幾遍了,縱使第一遍那副表情令人愉悅,但久了就像蚊蟲飛舞那般想揮還揮不去。
「一直以來我都視你如我的尊長,突然成了朋友,那可是肩並肩的,太逾矩了……」
「囉嗦,連逾矩都會說了,這幾年學得挺不錯的,難道是你認為本大爺配不上?」
酒吞童子環起手,挑起一邊的眉看著顯然是被這句話給震到的茨木。
眼睛瞪大,微愣,接著反應過來的大大搖著頭。
「沒有!那麼……就讓我喚你摯友吧!」
茨木童子開心的抱住了酒吞,這倒是換酒吞愣了一下,不過馬上就反應過來,大手拍著茨木的背。
「哈哈哈!摯友這詞聽起來真是順耳。」

***
妖怪的日子總是漫長,幾天幾年不過一瞬,滿地落花成了翠草又成了紅楓接著覆了一層白雪。
不管如何他們總一起喝著酒,伴著不斷變化的四季景色。
然而有一年他看著酒吞的身邊多了一位女性,鮮豔的紅楓與酒吞的紅髮非常相襯,於是他緩緩的將酒吞身邊的位子讓出來,退一步看著他。

他想,即使不站在他身旁,他還是他的摯友。

「為什麼……為什麼要為了那種男人…哈哈哈!荒唐!都為了那種男人,荒唐!」
在他發現時,酒吞在樹下喝得爛醉,昔日的霸氣不在,有誰會相信這樣的醉妖是那眾妖之頂?
「摯友、摯友!你怎麼了?」
他不相信,不過是那女人的離去,竟會讓他的摯友變得如此頹廢。
「…紅葉……紅葉……」
酒吞微微睜開眼睛,手緩緩地撫上茨木的臉,喊得卻是那女子的名。
「摯友,我是茨木!不是那個害你變成這樣的女人!」
酒吞又將眼睛睜大了些,「茨木,來,靠近一點」
他招來了茨木,在對方湊近臉後冷不防的在他嘴上咬了一口。
「哈哈哈,味道也夠了,茨木,夠了。」
「摯友?」
他嘗著口中殘留的血味,看著眼前的人消失無蹤。
昔日一同談笑喝酒的林子,不過剩他一人。

花瓣飄落。
***
「說書人的故事講到這,只抬頭看著身旁的大樹。」
沒有下文,孩子們便自行散去。
最後離去的是在小屋子裡的青行燈,他看著說書人從女性化為一頭蓬鬆白髮的少年,用僅剩的左手臂撫著大樹。
她勾起笑容
「這個故事真是有趣。」

她興致勃勃的回來將故事又說了一遍。
而在她故事說完後發現自己眼前多了許多式神,年輕的女孩子們聽了眼眶都紅紅,這樣更好,刻在骨子裡的故事適合讓大家聽見。

「我總算知道怎麼茨木還沒有招喚出來了。」晴明將靠在一旁的酒吞招過來。
「你也聽見了吧,那孩子在找你、在等你。」
酒吞也一反平時的狂態,緩緩地應了聲。

「去帶他回來吧。」

***
花開花落,那掉落的花瓣伴隨著誰的思念?

「摯友,究竟你去哪了?」
他曾聽他那麼說過。
拾起一朵飄下的小花,這才仔細看著平時待著的這棵大樹也開了花朵。
興許是他滿溢出來的思念吧。
然而一轉身──









「讓你久等了」

***
每個人的靈魂裡,都沉睡著故事。
青燈化型,夜風裡帶著她的笑聲。

「那麼,今天的故事你還喜歡嗎?」


评论
热度(25)
上一篇 下一篇
UAPP 私信 归档 RSS

© 阿影 | Powered by LOFTER